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〇七四章 妲己入城 苏护难安

第〇七四章 妲己入城 苏护难安

  “送入洞房……”

  微子启眼角已经泛起了雷光,这充满煎熬的程序终于要走完了,终于要解脱了。

  他转身要走,忽然间外面响起了冯习的声音。

  “大王驾到!”

  微子启惊愕转身,看到武庚满脸喜庆地出现在自家婚礼现场,心中的警戒一下子提到了最高。

  这家伙到底来干嘛?

  武庚满脸笑容地冲进来,大声地喊道:“哦,大伯,恭喜恭喜恭喜恭喜……”

  微子启强笑道:“多谢陛下关心,陛下事务繁忙,怎么想起来看我呀。”

  看到微子启满脸的晦气,武庚的心情变得愉悦了起来:“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啦,你可是我大伯,你结婚我怎么能不来呢……麻姑,把我准备好的东西拿给伯母……”

  麻姑拿出一根黄橙橙的,至少有两米长的棍子,塞到了还捂着盖头的陈姬手中。

  在微子启黑灿灿的脸色当中,武庚得意洋洋地道:“陈姬是吧,这是御赐的打狗……不对,御赐护身杖,以后谁敢欺负你,你就拿这个揍她……”

  一直沉默的陈姬忽然间跪下谢恩,然后道:“陛下,这个护身杖谁都可以打吗?”

  “基本上这个府里所有人你都能打……好了……送入洞房,送入洞房……”

  一声令下,宫里的禁卫和女官们就簇拥着微子启和陈姬,将两人裹挟向洞房的位置。

  微子启连忙喊道:“陛下,我大喜的日子你送棍子不合适吧……陛下……陛下……”

  然而他的呼喊没有任何意义,很快他和陈姬二人就被关进了洞房当中。

  搞定了一切,武庚自然与黄太后同车返回。

  在车内,武庚郑重地道:“母后,这陈姬你可千万要看紧了,不能出任何意外。”

  黄太后奇怪地道:“陛下为何如此算计微子启?”

  武庚只是笑笑,没说话。

  但微子启这个人对王位有着病态的执着,将来必然会做危害大商的事情。

  可这个理由上不了台面,因为微子启现在啥都没干……

  黄太后深深地看了武庚一眼,道:“哀家会注意的。”

  “多谢母后。”

  “你我二人还需要谢来谢去的吗?”

  武庚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在洞房之内,微子启死命地拍打着房门:“开门……开门……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

  见门没打开,他气得满屋子打转了起来。

  过了许久,陈姬开口道:“夫君,你该掀起我的盖头了。”

  “我现在烦得很,不要打搅我。”

  陈姬是个有礼数的姑娘,当下也没说什么,继续沉默着。

  可就这么干坐着也不是个事,时间一长,微子启一左一右的脚步声就让人很心烦,而且盖头里面似乎挺闷热的。

  陈姬只好鼓起勇气道:“夫君,你什么时候掀开我的盖头呀。”

  微子启彻底地怒了:“我让你闭嘴你没听到吗?”

  陈姬连忙闭嘴,将御赐护身棍放在了桌上,

  因为心中有气,所以力气就大了许多,

  咣地一声,微子启被吓得一个激灵!

  想起武庚说的谁都可以打,他心中立即就有些害怕,连忙道:“额,是为夫考虑不周,为夫这就给你掀盖头……”

  红色的盖头下,陈姬的嘴角疯狂地上扬。

  她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孩子,但她刚刚发现,这跟棍子可以让自己爽!

  ……

  对于微子启来说,这是一段痛苦生活的开端,

  对武庚等人来说,这不过是65场婚礼当中,极为普通的一场,

  离开微子启家之后,黄太后便慌慌忙忙将第二个花轿送去了亚相府上,将使其与亚相的次子完婚,

  武庚随后到场恭贺,只是这次并没有送出棍子,

  当天渐渐地黑下来,众人一合计,发现这一天时间共送了九个宫中美人出嫁,

  第二天又是同样的剧情,不过因为这些人的身份较低,武庚便没有跟着去了,

  到了第三天,连黄太后也没有跟着去了。

  如此一来效率忽然间大增,一天之内竟然送了二十个女子出嫁,

  每天看着宫中美人从宫中出嫁,朝歌的民众从一开始的艳羡、惊奇,最后渐渐地变得麻木了,

  同时武庚的名声也跟着变得更好了,毕竟刚刚等级就把美人往外推的大王,似乎从古到今就只有这么一个,

  很多人民众其实并不知道,以前那些美人都被埋了,

  可这依旧不妨碍他们对武庚产生好感和善意。

  甚至连带着,苏妲己在民间的名声也跟着上涨了一大截,

  毕竟很多人猜测武庚如此大量地解散宫中美人,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讨好还未来到朝歌的苏妲己。

  就在一场接着一场的喜庆婚礼当中,冀州侯苏护日夜兼程,终于来到了朝歌城外。

  苏护在朝歌城外按下营寨,派人联系城中黄飞虎,黄飞虎当日从天上跌下来,重伤至今未曾痊愈,便差遣周纪、龙环两人出城处理此事。

  最终他们带的兵全在北门外驻扎,苏护一家,姬昌及臣属,崇侯虎、崇黑虎两兄弟则被安排在金亭驿站暂时休息。

  众人暂且休息饮食,眼看天渐渐黑下来,苏护的心绪便愈发地不安宁起来。

  他忍不住跑到姬昌的房里讨酒喝。

  两杯酒下肚,苏护是叹息连连,姬昌连忙安慰道:“冀州侯莫要惊慌,我已差人去外面打听,这武庚与先帝颇有不同,是个仁慈君主,不仅先帝下葬时没用人殉,最近甚至做主将宫中的美人下嫁给诸侯大臣……”

  “唉,但愿吧!”

  姬昌连忙又道:“且武庚似乎对令嫒一往情深,你听听这首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苏护心中闪过一丝疑惑,苏护明明是与自己一起入城的,为何对朝歌的情况了解得这么清楚呢?只是这样的疑惑转眼就被更多的疑惑给掩盖了:“这是陛下作的?一个无知庶子竟有这般才华,真是奇怪……且妲己应该没见过武庚才是……”

  姬昌笑道:“见没见过的,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明日上了大殿,让陛下见到了你妲己……冀州侯,你还记得自己娶妻时候的心思吗?”

  借着酒劲,苏护一下子陷入了回忆当中。

  他的妻子年轻的时候确实是很漂亮的,要不然女儿也不会这么出色了,那时候他也是十七八岁的年纪,见了心上人,便觉得跟她相比,这世上所谓的权钱名利,皆如粪土一般,随手可弃。

  若是……武庚真的看上了妲己……

  经过这些日子的磨难,他的心思发生了许多变化,对于将女儿嫁给帝王之事,已经没有原先那么抗拒了。

  再说武庚这么年轻,又是一国之主,与他的女儿倒是相配的,他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接着便与姬昌相视大笑了起来。

  ……

  寿仙宫里,武庚再次召见了自己的几位心腹。

  “你们知道冀州侯已经到达朝歌了吧。”

  尤浑兴奋地越众而出,道:“是的,我还听说他这次可是把苏妲己也带回来了……嘿嘿嘿……陛下准备怎么处置冀州侯?”

  武庚挑眉:“我的意思,是将他降为男爵,你们怎么看?”

  众人惊呆了,费仲不可置信地道:“你不是准备纳苏妲己为妃吗?”

  武庚基本上没有掩饰过自己这方面的野望,当下很光棍地道:“是的。”

  “那你不觉得将冀州侯降为冀州男不合适吗?”

  武庚歪着脑袋,反问道:“哪儿不合适?”

  “……”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