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〇六一章 匹夫一怒 血溅五步

第〇六一章 匹夫一怒 血溅五步

  不过他瞬间就把这个念头按下去了……

  他本来是想在坐稳王位后再考虑为母亲讨封,但如今尤浑提出来,使其与纣王三妻并立而谈,倒是让武庚心情愉悦了起来。

  南伯侯又道:“尤统领此言差矣,皇后乃是帝辛昭告天下,明媒正娶而来,端庄贤惠,温柔大方,母仪天下,如今纣王驾崩,她理应是皇后……”

  尤浑哑口无言,费仲上前一步接替了他,道:“不妥,于礼法而言,先帝驾崩之后,首要乃是新君继位,大王乃是天子,天子贵极,岂能让无关之人居于母位?这岂是为臣之道?”

  南伯侯据理力争道:“中谏大夫说得有理,可我等此行也并非为了个人私心,乃是考虑到若不封姜氏为皇后,陛下对先帝的忠孝便有了瑕疵……”

  武庚一直没说话,但此时差点被逗笑了。

  插你一刀然后说是为了你好,而且这说辞听起来还贼有道理,也是个人才了。

  正想着呢,跪拜的人群里忽然间有人站了起来,两米三大个,铁塔般的身材,宛如大象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哼!”他一张口,声音就如同暴雷一般洪亮:“我等忠心为国,一片公心进谏,成与不成陛下一言而诀,让两个奸佞来对付我们是什么意思?”

  刚刚在口水仗中失败的尤浑下意识地拔出了半截宝剑,正要进一步却发现肩膀一紧,立即知道是武庚在拦他,当下止步。

  同时被拦住的还有费仲。

  两人同时疑惑地看向了武庚。

  武庚双手使劲,径直将两人拖回来,扔到了自己身后。

  “陛下?!”

  武庚此时已无心理会这两个佞臣,因为他感受到了这个站起来的人身上,有一股毫不掩饰的杀气弥漫了过来。

  他下意识地看向了东伯侯,发现东伯侯也是满脸惊讶,不,是满脸惊怒……

  正疑惑间,南伯侯满脸愤怒地大吼一声,道:“姜熊,退下。”

  其实东伯侯和南伯侯的并没有演戏,他们一开始的打算是先谈,实在谈不拢了再让姜熊出手,而且姜熊最好不要在这个场合出手,要不然事后他们可就洗不清干系了。

  更何况从刚刚开始,南伯侯就一直用大义死死地压着费仲、尤浑,眼看就要成功了,却被姜熊给破坏了,两人能高兴就有鬼了。

  姜熊却丝毫不在乎,只是冷冷地看了南伯侯一眼,道:“狗贼猖狂,你们却妄想以逞口舌之利争理,真真可笑……你快退到一边去,看我如何拨乱反正……”

  东伯侯和南伯侯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愕与荒诞。

  见鬼了嘛这不是。

  他们哪里知道,无论修行也好,练武也罢,自古以来资质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而想要不断突破,必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象力丹乃是仙丹,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但正因为威能太强,提升太速,于是在心境修为上留下极大的破绽。

  体现在姜熊身上,就是目中无人,自以为是。

  这其实也怪不得他,不管换了谁,身上一下子多了五虎之力,都会觉得自己天下无敌的。

  所以在他看来,东伯侯和西伯侯跪在宫门前逼宫的行为,简直煞笔透顶,明明一拳将武庚打成肉泥就啥都解决了,却非要用这么低级的方式,这不是煞笔是什么?

  看着宛如一座小山一般的姜熊,武庚笑了:“哦,你要拨乱反正?你准备怎么拨乱反正?”

  姜熊冷哼一声,道:“姜皇后之事,你给个准话吧,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黄飞虎忽然间开口道:“本王认为……”

  “武成王,人家在问我问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没有礼貌?”

  “呃!”黄飞虎卡壳了。

  武庚这才一字一句地道:“我不同意。”

  “那你去死吧!”

  姜熊的声音极大,犹如天雷炸响,虽然隔着三五米远,但武庚还是被吓了一跳,心想张飞喝断当阳桥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了。

  这家伙周围的那些诸侯大臣个个浑身剧震,不是伤到了耳朵就是伤到了神魂,

  很多人只觉得眼前一黑,当场就一头栽向了地面。

  但这些人还没有真正摔倒,他已经一脚踏在地上,地上瞬间出现了一个半径至少有两米的小坑,他整个人犹如陨石一般砸了过来。

  武庚就没见过脾气这么爆的二愣子。

  他的第一反应是向后踢出五脚,费仲、尤浑、殷破败、雷开、冯习分别被他踢飞了出去,这几个又砸到了其他人,他身后顿时一片大乱。

  “陛下?!”

  武庚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满脸期待地道:“都退远点,这家伙是我的,谁也别过来碍事。”

  “爽快!”

  姜熊高兴坏了,没想到面前多了个拦路者。

  是虎牢关总兵飞廉,他义正言辞地喊道:“姜熊,还不快点退下,你是想以下犯……”

  嘭!

  飞廉就被撞飞出去二十多米远,以平沙落雁的姿势摔倒在地,再也没有爬起来。

  要知道飞廉也是个著名的武臣,看到他这个下场,在场的诸侯和大臣连忙连滚带爬地跑开,就怕被姜熊误伤了。

  至于说武庚的几个心腹,他们下意识地想要冲过来救武庚,可看到姜熊的凶残之处,又不敢冲上来了,互相拉扯着寸步难行。

  最后只剩了一张嘴。

  “陛下,快跑!”

  “跑啊,陛下,快跑……”

  只有黄飞虎并不惧怕,提起金纂提芦枪就要上来救驾,

  只是他刚刚提步,就被东伯侯、南伯侯等一干诸侯拦住了去路,

  他们不仅在拦路,而且嘴里还恬不知耻地喊着:“护驾,护驾!”

  黄飞虎眼中煞气一闪,长枪挥舞起来,一番柔力挥打,这些诸侯都被他打飞了出去。

  但这一耽搁,二愣子已经冲到了武庚的面前……

  而武庚则像个被吓坏了的二傻子一眼,傻乎乎地等着姜熊撞上来。

  黄飞虎心中大急:“陛下!快跑啊!”

  姜熊对武庚毫不躲闪的样子非常的满意,不过他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怜悯。

  而是充满了异乎寻常的兴奋。

  这可是大王,只要将他杀了,日后就算是史书上,都必然有他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举起了左手,攥出了一个沙包那么大的拳头,毫不留情地朝着武庚的脖子砸了下去。

  他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仿佛看到武庚脖子折断,脑袋随意耷拉下来,悬吊在胸前的样子……

  嘭!

  武庚抓住了姜熊的拳头。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