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〇五五章 兄弟齐心 其利断金

第〇五五章 兄弟齐心 其利断金

  东伯侯姜恒楚脸色有些难看。

  他知道杜元铣执掌司天台自然有一些异术傍身。

  他们原本的计划是用拦棺喝骂的方式,让武庚失去民心。

  一旦失去民心,想要在灵棺上做手脚自然也就容易了,

  问题是这个计划失败了,后续计划的难度加大了……

  杜元铣催促道:“东伯侯,请尽快做决断,灵棺靠近东城门了……”

  东伯侯想了想,终究咬牙切齿地道:“在城外就算是出问题了,又有几个人看得到呢,还是要在城内动手……”

  杜元铣站起来,提起宝剑:“好,那请你站到祭坛上来……我要借用你东鲁的气运一用……”

  东伯侯姜恒楚也是豁出去了,当下站上祭坛,内心却很自然地生气一股逃走的冲动,

  然而对女儿和外孙的担忧,还有身为东伯的自尊,让他压抑住了这种本能。

  “开始吧!”

  “东伯侯记得不要轻易离开祭坛,要不然容易招致反噬”杜元铣挥舞起宝剑,口中念念有辞起来。

  与此同时,朝歌东城门处,即将跨入门洞的瞬间,纣王的灵棺一下子顿住了!

  武庚连忙停下来,发现马儿虽然很使劲地在拽,但车纹丝不动。

  再看车轮,竟然咔咔作响,已经有些变形了。

  显然棺材变重了,武庚如此想着,当即明白这是有人在暗中作祟。

  他回过头,发现周边又围了一堆人,而且其他地方的看客也在向附近靠拢。

  不过他并不慌张,如今大商乃是正统,想要压垮纣王的棺材,无论出手的是云中子还是司天台,都没有那么容易。

  武庚道:“请丞相、亚相推车。”

  丞相商容,亚相比干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黑着脸走上来,使劲地推车。

  马车依旧不动。

  “丞相亚相不行,请殷氏长者推之……”

  两人那个恨哪,心说早知道不提醒武庚了。

  人群当中不断地有议论声轻轻地传递着。

  “怎么回事?这纣王不会真有什么冤屈吧。”

  “兴许是有什么不甘呢,两位长者一起推都没推动,可见怨气极大。”

  “快看,几位王室宗亲上去了,其中还有贤者微子启,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不见得,继续往下看吧。”

  几位王室宗亲,包括微子启,仲衍在内,八人一起围在车辆后部,想要推动此车,然而车辆依旧纹丝不动。

  众人一开始不当回事,可八个人一起使劲,吃奶得劲都使出来了依旧没用,八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实际上他们现在互相之间也产生了一些疑问:到底哪个孙子没使劲?

  同时暗中观察的一些人也是脸色难看,因为武庚老是喊一些不想干的人来推车,这明显不符合他们一开始的打算。

  “蒋御使,情况不对。”

  “怎么了?”

  “武庚此举看似荒诞,实际上却让众人的目光都被分薄了,到时候民众哪里知道作孽的是武庚呢?”

  蒋御使目光冷冽地道:“不,真相并不掌握在今日的看客手中,而在我等文臣的公论中,在史官的春秋笔下……他现在的这番作为,只会让他在将来的史书上多一笔诟病而已。”

  蒋御使说的乃是正理,只因武庚如今乃是名义上的大王,今日的送葬也是由他主持的,

  将来此事传扬出去,满朝文武百官都只是背景板而已,

  大家都只会说是武庚推不动而已。

  远处的武庚却似乎毫无所觉,又牙尖嘴利地道:“殷氏长者也不行,请文臣武将共推之……”

  黄飞虎,杨任等诸多文臣武将满脸忐忑地聚集在一起,一起使劲地推动马车,马车轻轻地动弹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原状。

  武庚满脸嘲讽地道:“呀,怎么你们也不行啊。”

  众人的脸都黑了。

  特别是上大夫杨任,气得脑袋都大了:“请陛下试推之。”

  我们不行,

  你行是吧,

  你行你上呀!

  武庚开始展现自己的演技了,他仿佛恍然大悟一般喊道:“啊,我明白了,父王是怕我们兄弟三人不够齐心,胡乱攻伐,导致大商衰败呀……殷洪,殷郊,快来与我共推棺……”

  话音刚落,殷破败带着殷洪,黄飞虎带着殷郊,两人分别闪身来到棺材左右,与武庚形成了三角。

  “糟糕,这武庚太奸诈了,他怎么会想到这么阴损的办法呢。”

  蒋御使的目光也是一片阴寒:“确实阴损,如此一来两位殿下恐怕也会遭受污名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两位殿下会受到波及,但受伤最重的还是他,这一局我们赢定了。”

  站在棺材两侧,殷洪、殷郊的表情中充满了抗拒。

  武庚心中一沉:“殷洪殷郊,要是再耽搁,可要误了吉时了,你们快以双手撑棺,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两兄弟记着姜皇后的嘱咐,竟是纹丝不动。

  武庚怒道:“若是今日我们连亡父都没法送到墓地去,你我三人还有颜面活在世上,不要忘了你两的姓氏……”

  殷郊年纪大一些,这些日子随着武庚见了不少事情,思维上已经被跑偏了不少,已经有一些意动了。

  武庚立即动之以情:“我知道你们对我有意见,但不能拿父王的灵棺做筏子呀,父王要是看到这一幕,他应该多伤心呀。”

  殷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明明已经得了姜皇后的嘱咐,今日绝不会靠近棺材,

  然而武庚的话却字字句句落入他的心海,每一句都让人心魂俱颤,

  他却不知道武庚自灵前继位之后,虽未举行登基大典,却也占据了大义,

  那么很自然地他体内的大量气运就会顺从于武庚,相当于两人身上自带了一个debuff!!

  再想起武庚刚刚声如洪钟,一个人面对上大夫葛微的场面,心中很自然地冒出了一个想法。

  怎么能什么事都让武庚来承担呢。

  我才是大商的嫡子呀。

  如果是平常,他是很容易跑偏到“我才是纣王嫡子,我凭什么听他的呀”之类的迷思当中去,但有了大商气运的引导,他自然就不会坐下那等“错事”。

  殷郊大声地道:“弟弟,不能让父王难过,我们一起抬吧。”

  殷洪满心抗拒,且看着这么大的棺材,他感觉自己根本抬不动啊,他苦着脸道:“哥哥,我抬不动。”

  殷郊道:“没关系,你轻轻用力,哥哥会帮你的。”

  殷洪一下子就同意了:“那好……”

  殷洪殷郊兄弟两个交流起来速度极快,很快达成一致,然后一起将手放在棺材上,使劲抬动。

  “呀!”

  “咿呀!”

  两人一起使劲,差点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武庚其实还有最后的杀手锏,只要这俩倒霉孩子敢不伸手,就说他们没有孝心,因为他们没有孝心,所以车子不肯走。

  逻辑严密,合情合理,这黑锅他们不得不背!

  万幸这俩孩子还是挺上道的……

  旁边的大臣、禁卫和一干皇亲国戚都觉得可笑,这棺材连马车都拉不动,这么多的皇亲国戚,文武大臣都推不动,怎么拿两个稚童就能推动了呢,武庚也算是想瞎了心。

  咔咔咔!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