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〇五三章 辣手摧花 母慈子孝

第〇五三章 辣手摧花 母慈子孝

  为顺利地将纣王送葬,武庚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

  首先是将他最亲信的黄飞虎、费仲、尤浑、殷破败等人招进宫中,共同密谋了许久。

  密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正式发诏,要求众多皇亲国戚,一杆文臣武将和殷洪、殷郊两个嫡子都要参加送葬。

  正如杜元铣一旦上奏,武庚便没有理由推拒送葬一样,殷洪和殷郊也没有理由推拒。

  反正武庚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把这两个倒霉小子带在身边,不管谁要针对我,这两个小子都要跟着我倒霉,你们看着办吧。

  果然此诏一出,东宫大乱,据说两个时辰姜皇后就摔了好几个上好的瓷器。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当中,不过第二日下午出现了一个小插曲,让武庚不得不再次将诸位心腹召集到一处。

  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就是姜皇后要见自己的两个儿子,而且明说要在东宫见。

  尤浑尤为激动:“陛下,不能让他们见面,谁知道他们会暗中密谋些什么?”

  费仲道:“理由呢?母慈子孝,本就是天伦……”

  黄飞虎不满地看了尤浑一眼,但还是道:“不如,让姜皇后过来见两个嫡子?”

  武庚摇头道:“这么做会让我两个小弟心生芥蒂的,不妥!让他们跟着去见……我找你们几个来,也不是为了让你们想办法阻止他们见面,而是防止你们做一些会让殷洪殷郊两人误会的事情……”

  尤浑满脸姨母笑地道:“陛下,你又想干嘛?”

  费仲一个象牙板敲在了尤浑的脑袋上:“别嬉皮笑脸的。”

  尤浑立即端正站好了。

  武庚道:“确实有些想法,不过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好好把父王下葬,路上要是少了两个嫡子,或者两个嫡子满脸不开心,那算个什么事儿?所以你们不要做一些多余的事情……把事情办砸……”

  众人都有些怀疑武庚的用心,但他既然这么说了,众人也只能这么理解。

  尤浑忽然间道:“陛下,那你光是关照我们几个可不行,别忘了皇后娘娘那边……说不定她会给自己的两个儿子下药,让他们走不了……”

  武庚倒是被问住了,这他还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这时黄飞虎主动道:“此事交给我吧,一会儿我去送两位王子去见姜皇后……”

  武庚奇怪地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黄飞虎满脸自豪地道:“我,黄飞虎,是出了名的不解风情,辣手摧花……”

  “……”

  “你还挺得意是吧。”

  虽然挺无语的,但黄飞虎拍胸脯保证一定做到,武庚便选择相信他。

  当下就满脸殷勤地将殷洪、殷郊送走了。

  “这些日子你们两个也辛苦了。”

  “正好你们母后也想你们了,你们就回去吧,好好睡一觉,明儿个早上起个大早,我们一起送父王下葬。”

  “不要怕,不要有任何压力,挺简单的一个事情,就算有什么意外,万事有我呢。”

  正所谓伸手难打笑脸人,武庚这番做派下来,别说殷郊了,就是殷洪都差点没绷住脸。

  黄飞虎将两位王子送到东宫,姜皇后的下人没有给他好脸色。

  “哟,这不是武成王吗?怎么还不走?难不成还想让皇后娘娘请你吃饭不成?”

  黄飞虎一拳砸在了门柱上,门柱上瞬间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拳印,所有人都被吓得蹦了起来,这宫女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武,武成王?有何事?”

  黄飞虎满脸冷冽地道:“麻烦这位姑娘转告皇后娘娘,本王乃是纣王至交好友,明日乃是他的葬礼,我相信纣王肯定希望自己的两个嫡子能亲自送他下葬,希望皇后不要阻拦。

  明日,无论两位王子无论是横着还是竖着,我都会带着他们去送葬,希望皇后娘娘想清楚,不要自误。”

  说完,他满脸潇洒地转身离去。

  里面没有露面的姜皇后气得肝都疼了。

  弑父夺位的你不找麻烦,偏找我们的麻烦,你可真公平。

  然而她终究是没有骂出声,甚至没有哭出声,

  因为她知道黄飞虎的秉性有多冷酷。

  要知道有一次纣王劝黄飞虎喝酒,黄飞虎不肯喝。

  纣王不高兴,于是将劝酒的侍女杀了。

  第二次换了个侍女,黄飞虎依旧不喝,纣王于是又杀了一个侍女。

  到了第三个侍女的时候,旁边的人终于看不下去了,劝他把酒喝了。

  结果黄飞虎淡然自若地道:“他杀他的人,我戒我的酒,有何相干?”

  旁人大为惊恐,反而纣王极为高兴,两人于是成至交好友……

  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可怜他们孤儿寡母的。

  母子之间许多天没见,好不容易相见,便忍不住嘘寒问暖,抱头痛哭。

  哭够了,殷洪便馋了:“呀,母后对我真好,知道我最爱吃糖鱼儿……竟然早早为我备下了……”

  殷洪伸手就想去抓桌上的饭菜,姜皇后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连忙抓住了他的手,道:“不着急,我有重要的事情交代你们两个……来,跟我去密室……来人呐,这桌饭菜都凉了,端出去重做,记住是重做啊……”

  殷洪满脸不甘愿,却还是听话地跟着姜皇后走向了密室,倒是殷郊若有所思,不过面对他敬爱的姜皇后,他选择了沉默。

  来到密室,殷洪迫不及待地道:“母后,你要说什么?”

  “你们外公来到京城了。”

  殷洪开心地道:“外公来啦?他带了多少大军,什么时候把武庚打倒?”

  殷郊则道:“外公来了?怎么武庚他们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呢。”

  姜皇后道:“你们外公是悄悄进城的,暂时还没有露面的打算……不过他已经开始为你们两个打算了……你们两个记住,明天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靠近你们父王的灵棺。”

  “啊,那灵棺有危险吗?”

  “没有危险,但你们不能靠近。”

  “那为什么呀?”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们听话便是。”

  微风轻拂,掩埋了三人的轻声对话,没有第四人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

  第二天一早,太阳东升,骄阳似火,朝中文武大臣齐聚一堂,一起在寿仙宫的灵堂内跪拜,一起送纣王出宫入葬。

  殷洪、殷郊也没有出任何意外,及时加入了送葬的队伍。

  纣王被放在一辆六匹马拉着的大马车上,这样的马车一共还有两匹,就是怕出意外,没有换的。

  武庚骑马走在灵车的前头,算是引领之人,当然最前方并不是他,而是更多的禁卫。

  送葬的队伍走得不快也不慢,基本上比散步快点有限,不过纣王陵寝离朝歌不远,也就五公里不到的距离,这点时间还是足够的。

  然而队伍刚出宫门二里,就忽然间停住了。

  武庚听到前方传来骂他不仁不孝的声音。

  “怎么回事?”

  姬白快速跑过来回报:“上大夫葛微拦住了去路,在路上大骂你不仁不孝……”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