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〇四九章 奴人宝废 甘为驱使

第〇四九章 奴人宝废 甘为驱使

  “你,你,你出征为什么还要带着两个竞争对手?”

  莘夏完全无法理解这种行为。

  在他看来这就好比两个人打架,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三把刀,一把刀砍出去的时候,另外两把刀却是对准自己要害的。

  让他更难以理解的是这个殷洪和殷郊,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呆在武庚身边,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心思的模样。

  武庚却觉得只要人质在手,浪得一比的同时,安全性也很有保障。

  他看了看殷郊殷洪一眼,道:“因为他们是我的优……幸运符……”

  “你明明是将他们当成了人质!”

  “呵,奴人就是奴人,见识太浅薄了……把刚刚从他手里抢过来的东西拿给我看……”

  禁卫连忙将东西传递到了武庚的面前。

  武庚拿起麻布做的地图,随意瞥了一眼就发现这是一张进攻朝歌城的地图。

  看到这张地图的瞬间,他竟然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

  身后传来硬实感,回过头,他发现殷破败单掌撑住了他的后背,防止他仰天摔倒。

  也幸亏此时他身周防卫异常严密,几乎杜绝了所有刺杀的可能,要不然他说不定会摔一跤然后出丑。

  武庚并没有说话,而是将地图拿给了殷郊。

  殷郊更是气得全身发抖起来:“你们这是要从东门攻入朝歌城,然后攻入朝歌城的几个人群聚居地,嗯,这里有个火焰的形状,这是要放火……好狠毒的心思……

  按理说武庚对你是有恩的,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听说莘夏的攻击目标竟然是朝歌城,现场的奴人立即出现了波动,有的甚至愤怒地发出了询问声,不过这些骚动全被弹压了下去。

  莘夏满脸愤怒地喊道:“对我有恩?将身为宝奴的我与废奴放在一块儿,同行共枕,吃一样的饭,那叫对我有恩?”

  武庚满脸疑惑地道:“何谓宝奴?”

  费仲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连忙出声道:“这是奴人内部的自我划分,大约是指身份尊贵罢……”

  武庚无语地道:“你原来是做什么的?”

  “我是主人府上的教书先生……”

  武庚心中恍然:教书先生的生活,可比在这里被人当畜生一样训练要爽多了……怪不得他更喜欢那边的生活呢……

  可是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你主人是谁?”

  莘夏立即又闭口不言了……

  费仲忽然间道:“此人是司天台司辰杜元道府上的……”

  “密谋反叛之事,乃是我自己的主意,与主人没有任何相干。”

  还挺忠心的,武庚的内心却更不爽了。

  这显然是一条已经完全被驯化了的狗,不仅听话,而且忠诚,能力还非常的强,

  若不是自己开了挂,这次就真的阴沟里翻船了。

  毕竟武庚现在只掌握了皇宫里的四道门,朝歌城的四道门却没有完全握在他手中,最多就是有黄飞虎手下的羽林卫作为策应。

  这些奴人根本不用进宫杀他,只要在朝歌城内制造杀孽,这件事就是他永远洗不掉的污点。

  “费爱卿,按照一般规律,如果他继续当杜府的教习先生,以后能有什么出路?”

  费仲道:“按照惯例,府中教习先生只要不犯下大错,往往能与主母身边的丫鬟结亲……且因为有授业的恩情在,只要府中不败落,十年二十年的,等府中的公子都有出息了,一般就能拿到自己的卖身契了……再然后,若是表现得更好一些,他或者他的儿子就能以幕僚的身份随这些公子踏入上流……至于说再往后如何,就得看天数了……”

  武庚恍然大悟。

  如此而言,武庚强行将其扔在所谓的废奴当中,确实是辱没了他了。

  “我明白你的心意了,你是想回到主人的身边去,但你既然想走……跟费仲提一下就是了,何必要搞这些呢……”说着武庚露出了自嘲的笑容:“是我着相了,你既然自诩为杜府宝奴,自然是要忠心为主的……此次司天奴事件,杜氏遭到了严重的打击,杜元道府中必然也遭到波及了……主辱奴死嘛……”

  哼!

  莘夏满脸自豪地梗起了脖子。

  武庚却笑道:“不过司天台诸官都被我禁足了,而且现在杜氏乃是众矢之的,这么要命的时候他怎么可能搞出这种自损八百的恶臭手段呢……想来撺掇你的另有其人吧……”

  莘夏脸上的骄傲表情瞬间破功。

  “没有的事,陛下太想当然了。”

  “别着急给答案,到了羑里监狱,你有的是时间慢慢招认……”

  话音未落,

  咻!咻!

  破空声从暗夜中传来,武庚还没反应过来,他面前已经多了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

  是黄飞虎。

  不过黄飞虎虽然护住了他,却也将他的视野全部阻隔了。

  “刚刚怎么了?”

  黄飞虎转过身,他手里的金纂提芦枪枪杆子上插着一根黑色的飞镖,飞镖的尾端还在轻轻地颤抖着:“陛下,刚刚有人突下杀手……”

  武庚走出去,看到莘夏的肩膀上插着一根黑色的飞镖,与黄飞虎枪杆上的那根一模一样,伤口处已经开始发黑,显然上面是涂了毒的。

  又有侍卫从奴人群里捞出提溜出一个人来,这人双手捧着一根飞镖,直接扎在了自己的心脏里,同样已经是死了。

  黄飞虎又从怀里掏出一瓶药,拔出瓶塞就想要往莘夏的肩膀上撒,却被武庚拦住了。

  黄飞虎忙道:“陛下,再晚就来不及了……”

  武庚冷冷地道:“本来就想让他死,救他作甚?”

  “那幕后之人……”

  “他不用开口我就知道他会说是谁,你想说幕后之人是东伯侯姜恒楚对不对?对的话就眨两次眼睛,错的话就一次……”

  众目睽睽之下,莘夏眨了两次眼睛。

  殷郊怒道:“你,你血口喷人。”

  武庚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殷郊你别着急,这件事我知道不是你外公做的。”

  殷郊这才松了一口气:“多谢理解……你是怎么知道的?”

  武庚道:“知道自家外孙失了王位,我们这位东伯侯肯定要有所表示的,不过时间上对不上,现在还不到东伯侯发力的时候……”

  这话说出来,不仅没有安慰的作用,反而让殷郊和殷洪有一种坐立难安的感觉。

  武庚满脸温和地道:“你们两个不必担心,无论你们的外公做什么,我都不会因此迁怒于你们两个的……毕竟我们三人才是血脉相连的兄弟……”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