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〇二二章 势如破竹 继位在即

第〇二二章 势如破竹 继位在即

  黄飞虎道:“我可以支持你登位,但我有两个条件。”

  有条件好啊,至少说明可以谈!

  “你说!”

  “其一,杀死费仲、尤浑两个奸臣,其二,我想离开朝歌,就算降爵都无所谓……”

  黄飞虎虽贵为镇国武成王,与闻仲齐名,却一直被困在朝歌之中,虽然掌管着数千羽林卫,但平日里的职责大多数都是在关键时刻充当纣王的高阶护卫。

  他是个孤傲而自负的人,如何会甘心做一个“护卫”呢?只是受限于声名与忠义,不得不屈从罢了。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他自然要扫清朝堂,然后征战天下……

  武庚能理解他的心情,却不准备完全听从他的意见。

  “武成王本就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将才,你身在朝歌,就如同龙困浅滩,其志难伸……所以就算你不提,我也会让你去外地打仗的……但费仲、尤浑不能杀……”

  黄飞虎神色稍缓,继而怒道:“难道你不知道他们两个都是奸臣吗?”

  “我知道,但他们两个本就是诏书上的辅政大臣,若是就此杀了,天下人又该如何看我?再说他们两个表面上贪财好事,但谁知道他们做的事情不是出自先帝的授意?费仲、尤浑皆是顺臣,大王想要做什么,他们就会不顾一切去做……我会好好管着他们的……若有一日他们两个做了害国害民之事,不用你出手,我自会将他两个斩了……”

  黄飞虎犹如恶虎一般怒道:“武庚,你如此不知好歹,难道就不怕我在此处杀了你,一了百了吗?”

  “你不会这么做,因为你非常清楚,朝歌所有有实力继承王位的人当中,只有我能满足你的愿望,其他人皆不信你……只要登上王位的不是我,你别说是出去打仗了,恐怕就连朝歌的城门都出不去……”

  黄飞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人人都说武成王位极人臣,极受纣王宠信,只有他自己知道,武成王不仅是个没用的虚衔,而且还是缚住了他脖子的吊绳。

  大商最大的爵位是伯侯,四位伯侯之上,便是独一无二的王。

  但现在大商却多了一个王,一个没有封地的王……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

  “你太奸诈,我不信你……”

  武庚笑道:“你不用信我,只要信大势便可……”

  “大势是什么?”

  “大势便是——四个伯侯,太少了!”

  黄飞虎悚然而惊,而后便是喜上眉梢!

  在沉默了一刻钟之后,他主动地道:“殿下,臣入宫这么久,也该去拜访其他几个辅政大臣了……”

  “哈哈哈!”

  武庚爽朗的笑声在龙德殿内外飘荡,惊起了无数的飞鸟……

  一刻钟之后,武庚领着黄飞虎和他的一众手下来到了寿仙宫,耀武扬威地站在了还没有从惊愕中恢复过来的商容、比干面前。

  他趾高气昂地拿出了传位诏书,道:“两位老大人,现在只差你们两个了,用印吧。”

  比干满脸悲愤地看着黄飞虎道:“武成王,你怎么可以如此倒行逆施?”

  微子启鬼鬼祟祟靠近,正要跟着大义凛然地呵斥一番,结果黄飞虎瞥了一眼比干,冷哼了一声:“若不是尔等大人皆不济事,三言两语被人骗进了宫中,我又何必出此下策?!”

  微子启又偷偷摸摸地缩了回去。

  商容辩解道:“逆贼猖诡计多端,发动太速,我等也是一时失察……”

  武庚在一旁差点气笑了:“行了,不用恭维我了,我知道自己很快,很厉害,还是快用印吧。”

  你确定我是在夸你?

  商容满脸惊愕地回头,想要讽刺一番,却发现武庚脸皮比城墙还厚,一时间竟有些意兴阑珊。

  比干冷漠地道:“你真以为你能威胁到我们?”

  “我没有威胁你。”武庚面色不变,只是道:“那我换个说法,是你自己用呢,还是我抢过来用?”

  “你!”比干指着武庚的鼻子说不出话来。

  武庚明目张胆地望着东宫的方向,冷冷地道:“为了大商的稳定,为了大商的未来,我必须要登位,为此我可以答应你们一些比较过分的要求……如果你们两个的态度永远是这样,就不要怪我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比干冷笑道:“你敢杀人?”

  “当然敢,不过两位老大人放心,我不会杀你们的……”

  放心个屁呀,你这个样子更让我觉得不放心好吧。

  比干深吸了一口气,看起来作了许多思想斗争,最终目光灼灼地看着黄飞虎道:“老朽可以用印,但你们不能伤殷郊殷洪两位殿下……”

  武庚满脸惊愕地叫屈道:“那可是我血脉相连的两个弟弟啊,我怎么会伤害他们?”

  比干压根就不信武庚,只是死死地盯着黄飞虎。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就一点信用都没有了吗?武庚很伤心。

  黄飞虎郑重地道:“亚相放心,鄙人一定会竭尽全力,护两位殿下周全的。”

  比干也郑重地道:“好,我相信你。”

  武庚在一旁道:“这么说你不相信我咯?我原本还想着登基大典的时候,给我的两个弟弟封爵呢,现在看来……既然你们根本不信,那就算了……”

  众人都是满脸的愕然。

  一直躲在一旁不出面的微子启浑然忘我地冲了出来:“你竟然愿意给两个弟弟封爵?你想给他们封什么?”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捧哏的,武庚当然不会错过,他朗声道:“当然是伯爵啦,难不成封为子爵?我可没有那么抠……”

  额,是心肌梗塞的感觉,遭不住,遭不住!微子启捂着心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混了四十多年才混了个子爵,这两个十岁上下的稚童却要被封为伯爵,他心中直呼不公平!

  一直没有表态的商容,态度终于软化了下来:“看来是我小看你了,将传位诏书拿来吧,此事我同意了……”

  商容、比干依次用印,于是八位辅政大臣,除了远征北海的闻仲之外,剩下七位都用了印。

  也就是说……大势已定!

  啪啪啪!

  忽然,鼓掌声响起,众人惊愕转头,看到黄妃娘娘一边拍掌,一边带着费仲、尤浑大步流星走了过来。

  “各位大人,先帝新丧,朝野剑议论纷纷,若不及早处置,恐怕会导致个诸侯国皆不稳……”

  比干很不高兴地看了她一眼,倒不是说这个建议不好,而是这个建议从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让他觉得很不高兴。

  武庚满脸灿烂地道:“儿臣拜见母后。”

  “乖,不必多礼……”

  反正形势已经这样了,黄飞虎自然也不再纠结,大声地道:“有道理,商丞相你怎么看?”

  商容一向精通礼教,当下侃侃而谈地道:“按照礼教,国不可一日无君,因此武庚殿下要立即灵前继位,但身为儿臣,不可不守孝,在殿下继位之后,要先发丧,守孝27日,然后再举行继位大典……”

  仲衍紧随其后道:“丞相说得有理,就应该先拥立殿下登位,然后由新君主持葬礼……”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