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途之战 > 五百六十七章 玉虚舞清影(十三)

五百六十七章 玉虚舞清影(十三)

  银鼎上人狞笑一声,托天单手向前一挥如迎风斩,只听“轰”一声响后,六芒星阵化星星点点,满天星辉闪耀,金银射线如天网暗结中,这光影一闪散发出映日光辉,如一张天网向赵正头顶压来。

  单膝跪地也有点扛不住,压力山大脖子僵硬,连头都抬不起来,而拄着风云剑的手,以及跪地的膝盖,都发出“咔咔”响,仿佛筋骨俱裂,上牙打下牙,如坠冰窖仿佛被冻着了,其实这是压力,六道大罗天的压力,让他不堪重负。

  “小子让你狂,看谁先死!”银鼎上人在数丈外,也听到“咔咔”声真切,身体骨骼关节不堪重负发出的声音。

  但这个声音,银鼎上人听惯了,也听多了,视若无睹,也是麻木不仁,身怀六道大罗天,折在六道大罗天下的修士们,何止一个两个。

  有炼气期的,也有元婴期的,总之都是该死之人,如同赵正这样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乳臭未干的等等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给几分颜色就敢开染坊,论暗算,就连师兄金鼎上人都不是对手,也是鬼精鬼精,鬼心眼太多。

  三道大罗天可困住青铜鼎,而六道齐出下赵正浑身骨骼“咔咔”作响,明火护盾卸去几分力道,御灵诀催动控鸟术卸去几分力道,剩下的就全凭炼体五层,硬接,抵抗,抗拒下,支撑身体的手脚几乎陷地。

  “嚯!炼体五层,你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何不一起拿出来,让老朽见识见识!”银鼎上人又一次被对方惊艳到,仿佛人生离奇事,今天特别多。

  “我还有要你命的至宝,等你元婴出窍!”

  连头都抬不起来的赵正,在银鼎上人看来黔驴技穷,技止此耳,吹牛也要有个限度,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结丹期不怕元婴期,原来是炼体五层,皮糙肉厚,可抵御元婴期修士致命一击,也是奇闻,区区一名结丹期修士,居然将炼体之术修炼到五层境界,在修仙界也是独一无二的。

  “不吹牛能死啊,死到临头了,还信誓旦旦的,鼓唇弄舌,年轻人就是心浮气躁!”

  “轰”话音未落,六道大罗天齐出,而赵正被彻底压趴了,不止赵正,这玉虚谷二人所在这片山谷中,泥沙俱下,灰尘滚滚,飞沙走石,似乎要将二人埋葬于此。

  看着滚落到脚边,那房屋大小的突兀岩石,银鼎上人也被自己吓得不轻,跳脚躲避中自言自语念念有词,仿佛在说六道大罗天真厉害,这玩意用起来要看地形,像这种老鼠洞般的谷道内,一个不小心下自己也跟着受累,还埋怨赵正不识好歹,非要逼人发宝气噻!

  趴着不如躺平,姿势很重要,天为被地为床,看着大罗天受死,总比两眼一抹黑被压死,直接压进泥土里要好,而赵正一翻身,看着半空中如星河璀璨的大罗天,六道大罗天气势惊人,威力无穷,比天机网强百倍。

  趁银鼎上人嘟嘟囔囔,以御灵诀催动控鸟术,反控雪花六出漫卷于空,在身体上方形成一顿护盾状的旋流,以雪花六出对六道大罗天相得益彰,也是自己打自己,银鼎上人没出息。

  只见无数金钱镖大小的雪花六出如激流飞射,却在无形中有序,如一阵风,一堵墙,一面坚盾般护在赵正身体上方,隔绝六道大罗天的威压,甚少抵挡一半压力,而赵正只要躺着,就能以御灵诀催动雪花六出,却是偷天换日,借力打力下的结果,玩得一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绝活,让银鼎上人目瞪口呆。

  刚刚狗啃泥,现在躺平,还能用法术,这不合理,好事都让你占了,这不公平,而且结丹期对元婴期毫无敬意,躺着打没有礼貌,甚至有戏弄轻慢之心。

  明明是六道大罗天将赵正压趴下了,但在银鼎上人看来,躺着打就是没礼貌,于是气急败坏,吹胡子瞪眼,这才发现发现胡子被烧光了,就连眉毛也没了,而浑身上下发出“滋滋”的声音,如细微电流声,像是被燎焦了,还真是怒火攻心。

  六道大罗天被雪花六出隔绝,银鼎上人一怒,却无法收回雪花六出,而单手托天式,右手摇指半空中的六道大罗天。

  一时间,六道大罗天光芒大盛,风声猎猎,惊雷阵阵,从六道大罗天中涌出大大小小的三角形如星辰闪耀。

  这些星辰般耀眼的光线狂涌而出弥漫暗夜天空,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如金戈耀日,如金鼓齐鸣,于空飞舞盘旋也不做停留,忽一声,忽如其来,伴随惊雷之声,如山崩地裂般,发出山呼海啸的声音,下一刻飞到赵正头顶。

  “咣咣咣!”

  如金戈相碰撞,其声动天,也是响彻天际,甚至将玉虚谷内鬼哭狼嚎声给压下去,群鬼噤声,沉默不语,远遁,或找个犄角旮旯躲起来暂避其峰。

  而赵正头顶光华大盛,金色如火如荼,银色刺目寒光闪闪,金银交织眼花缭乱,虽目不暇接也是不敢看,不能直视。

  黑黢黢的玉虚谷仿佛被点亮,而这场银鼎上人左手打右手的战斗一直在持续,六道大罗天在品级威力上更具威势,而雪花六出虽也是玉鼎门至宝,但过于单薄,贵在数量众多,一经放飞如冰风雪舞威力无穷,但在六道大罗天居高临下的压制态势下,仿佛处于不利局面。

  如银鼎上人不能操控雪花六出一样,赵正也不能随心所欲控制雪花六出,只能以御灵诀控鸟术中反控之术引导,用无上灵力引导雪花六出抵御六道大罗天,让心急火燎的银鼎上人怒不可遏!

  “无赖打法,有本事用你自己的,都什么玩意!”

  “没本事,只好用你的,发现你们玉鼎门喜欢六,什么六道大罗天,雪花六出,六六六...。”

  还有闲情逸致聊天,可见压力不大,而银鼎上人恰恰相反,眉毛胡子都被地阴之火烧没了,怒火攻心,银鼎上人不止要催动六道大罗天杀敌,还要谨守本心调动体内灵气抗拒地阴之火焚身,压制地阴之火处于不利态势,一手托钵,还要随时盯着雪花六出被他趁机夺取,也是一心多用手忙脚乱。

  六道大罗天如天网,在玉虚谷上空张开如星光灿烂,而其中星星点点三角形射线,那金银交织的炫光层出不穷,击中大树,大树发出摧枯拉朽声粉碎,击中悬崖峭壁上的岩石,也是“咣”一声山崩地裂,烟尘滚滚,飞沙走石,随即化为乌有。

  击中赵正身旁不远处的地面,地面泥沙飞射,如开山裂石后出现丈许大坑,“沙沙沙”原地一阵子沙石雨后,谷道内遍布大坑,不被打死,也要被活埋了!

  而六道大罗天中的三角形射线,威力无穷而且锋利无比,将裹挟在空中的枯枝败叶一刀两断,甚至巨石,沙粒,也是一飞而过后一刀两断,随即发出一声轰鸣粉碎。

  而六道大罗天冲撞雪花六出,“咣咣咣”每一声轰响过后,这雪花六出就离赵正近一分,连续撞击下,眼前一片金光闪闪,御灵诀控鸟术反控雪花六出,也是捉襟见肘,仿佛入不敷出,更无法抗拒六道大罗天连番攻击,才知玉鼎门并非浪得虚名,炼气之道博大精深,异宝,法器,到了这种禁法绝地,才能发挥出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六芒星阵如一张天网怒张,笼罩玉虚谷,就连无边鬼雾都被驱散,而六芒星阵中不止有三角射线,还有六芒星光。

  霞光一闪,六芒星光如六边形射线,居高临下,浩浩荡荡,从上压来,一股劲风笼罩躺平的赵正,似乎心中憋闷,甚至无法呼吸,只能屏住呼吸,收敛心神,仿佛在海底,被万顷海水压迫。

  六芒星光中三道金,三道银,六道射线如盘蛇,从上袭来,仿佛要将这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人一网打尽,此时的斗法,何止是打人那么简单,简直就是挖坑,挖一个大坑将人埋掉,让人掉下陷阱,深渊。

  银鼎上人像是疯魔了,这种打法一损俱损,似乎要将玉虚谷给拆了,也知地阴之火附体燃烧,银鼎上人坚持不了多久,似乎急眼了!

  此消彼长下,赵正占优,被压制,即将掉下深渊,依然占优的心态,让他觉得再坚持片刻,哪怕分秒必争,与银鼎上人的对决,也是生死时速。

  如天雷滚滚,星星点点怒射雪花六出,压制雪花六出向赵正压来,呈一边倒的局面,而赵正勉力抵抗中,看到六芒星阵的奥妙,六芒星光飞射苍穹威力无穷,霞光满天中巨大的棱形光环从上压来势不可挡。

  仿佛世间没什么东西能挡住六芒星光的压迫,只能承受,或乖乖受死,数十丈,十余丈,数丈,一尺,一寸,眼前的棱形画面在无限放大,金银线条如刀山清晰可辨,也是寸寸逼近,何止方圆数十丈,估计半个玉虚谷,将会在六芒星光下彻底化为齑粉。

  :。:

看过《仙途之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