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655章 诸葛亮也有预料不到敌军增援的时候

第655章 诸葛亮也有预料不到敌军增援的时候

  自从七月十六日张任突围、张辽攻破端氏县。此后三天,袁绍军上党一路的进攻部队,就如同潮水一样逐渐沿着光狼谷添兵进入沁水河谷,扩大占领正面。

  文丑留在空仓岭光狼谷隘口的一万人,早就全部拉上去了。光狼城里的三万人,也在分批往前调。

  七月十八日,张辽再次攻破端氏以南的蠖泽县的部分城墙。但无奈端氏、蠖泽周边的地形都是太行山区的狭窄河谷。

  之前有端氏城拖延了时间,所以张任在蠖泽继续防守时,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他在城南设置了一道道的简易木栅土墙长堑。

  失守一道还能退往下一道,非常适合执行弹性防御长期迟滞,让张辽的投石车也很难发挥出决定性的威力。

  而且随着战线越推越往南,距离关羽主力驻扎的石门陉直线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一百里、算上山区河谷的迂回曲折,总路程也不过一百三四十里,所以关羽也在派兵分往北线帮助张任防守。

  张任是越往后退兵力越强,张辽也就越来越力不从心。

  十九日晨,张辽昨日取得的突破成绩,已经通过信使传递到了光狼城的文丑手中。他在光狼城和空仓岭光狼谷隘口两处,总共也就只剩两万人了。

  此次出征时的七万大军,已经有五万被张辽投入到了正面,扩大占领区,而且经过历次激战,伤亡早就超过了五千。

  再加上七月中旬炎热尚未褪尽、之前部队从河内调来时,军中霍乱的病例就没筛拣干净,战斗持续期间疾病也有逐渐恶化。

  所以张辽用过的那五万人,还能继续打的也就刚刚四万出头了,他当然要文丑继续增兵。

  在他们南面,被包围的关羽部,外加张任逐次后撤那点残兵,加起来也就四万人出头,张辽要扮演好“铁砧”的角色,在袁绍许攸那个“铁锤”把关羽彻底围死锤瘪的过程中,“铁砧”本身不能软,不能退,当然也要进一步加强。

  打铁还需自身硬嘛。

  “文将军,张辽将军昨日猛攻蠖泽,已经突破城墙,但城中残敌仍然依托南城墙与南城外的层层营垒节节抵抗,阻断我军沿沁水河谷继续南下之路。

  张辽将军请您增派后部生力援军前去增援,消耗突破张任的最后防线。”

  文丑听了前方请求后,虽然也有必要的谨慎,但权衡再三还是答应了。

  毕竟他考虑到前方张辽在通过沁水河谷后占领的区域已经有南北六十里的纵深,防御足够严密。光狼谷隘口已经是“离交战前线有三十里河谷、六十里山地”的大后方了,光狼城更是离开前线一百多里。

  在山区作战中,一个离开前方一百多里、纯爬山都要爬八十多里的大后方,是何等的安全?太多人吃干饭不合适。

  ……

  “文丑终于又调走了将近一半兵力,是时候动手了。”

  光狼城东南侧二十多里外的太行群山中,一处适合作为制高观察点的山峰上,一名身高九尺的将领亲自拿着望远镜观察敌情,他正是大汉太尉关羽本人。

  太行山非常难行,不过精锐的小股部队翻山而来,还是有可能的。

  关羽的部队是在距离光狼城道路距离一百二十里、直线距离九十里的蠖泽县南,也就是张任如今还在跟张辽相持的那道防线后方。往东不走寻常路、斜插进太行山,历经崎岖而来。

  关羽身边带着的只有几百人,骑兵不过百余骑,马匹一路上都是牵着来的,没敢骑行,连马种都是北方少见而不适合平原奔袭的滇马。

  滇马就是南中地区特产的马,不习寒冷,但农历六七月份的暑热时节在北方战场使用就刚刚好,还能短途翻山。

  滇马的越野能力比北方的草原马种强不少,耐力也好,就是冲刺力不行。因为是矮种马,腿短,不适合骑兵冲阵。

  关羽这几天亲自至此,把南面主力部队的防守工作交给诸葛亮张任等人弹性防御,为的就是怕王平虽有无当飞军等顶级山地军,但仍然不是名将文丑的对手。

  毕竟,要拿下光狼城这最后临门一刀,需要的是攻坚实力。有文丑这样万夫莫敌的勇将亲自守城,王平还是不太够看,还是得想办法进一步调动敌人。

  好在,既然是统兵和督战,关羽本身不用带太多人,一小队核心的军官团就够了。作战的主力还是王平的大军。

  双方是约定了日期的,王平很积极,甚至比关羽之前关照的日子还早到了一天半,就埋伏在光狼城西北的群山中,离最终目的地不过三十里,等着关羽亲临指挥最终部署。

  只因山势险峻、藏匿隐蔽,三十里外山里驻扎了敌人两三万人,文丑居然都不知道。王平的部队也是很能吃苦,夏天住在山里没有带辎重帐篷,那就直接睡在树荫里。

  大家抹点川滇土方的驱虫药,北方太行山这点蚊子毒虫根本不在话下——在南中和交州,因为热带没有冬天,虫子都是腊月也不会冻死的。

  所以北方的蚊子都是一年生,每年冬天冻死第二年年轻的蚊子重新长起来。可南中和交州动辄有寿命三五年甚至更久的蚊子,能长到巨大,一口吸下去让人觉得能抽一小针管血。

  (不信的可以看看抖音上那些“广西的蚊子有多大”视频,蚊子腿伸直有枕头宽度那么长。)

  被南中和交州老毒蚊练出来的狠人,当然是皮糙肉厚到太行山蚊子根本叮不穿了。没有帐篷,喝山水,吃干粮,吃野果,随便野外生存十天半个月没问题。

  这三万人里,哀牢夷有一万,板楯蛮有一万,祁连山青羌兵有五千,大凉山叟兵有五千,个个都是民风彪悍之地的蛮子。换做不耐夏天蚊虫的北方人,谁能想到那么恶劣的环境下还会藏得住敌人。

  ……

  此刻,王平把大军继续留在光狼谷以北的山里,他也怕两三万人穿过光狼谷会被文丑发现,所以直到最后总攻那一刻之前,他都不会让部队轻举妄动。

  王平本人只是带了一小撮军官,穿越谷地翻到谷南的山里,按照详细的地图找到跟关羽约好的那座山峰,来会合听取最后的战前指导部署。

  “太尉,我军三万全师至此,每人携行口粮半月,至今已出兵五日,沿途以野果鸟兽略作补给,并未全部动用干粮,故而还剩十二日口粮。至少还能作战十四日,就不得不回返寻找补给。十四日内,太尉可随意部署我军,不用担心军粮。”

  王平一五一十地先汇报了部队的状态,以免关羽部署的时候被掣肘。

  关羽放下望远镜,捋髯微笑:“足够了,如果顺利,三五天拿下光狼城都没问题。今早文丑支援张辽的一万人又过去了,按照文丑的习惯,主力部队过去后不久,应该还有一队辎重粮车。

  这段时间他要加急把光狼城的存粮往前转移到端氏,未来还要转移一部分到蠖泽。过会儿粮队抵达的时候,出精锐伏兵五百,断其去路,开战后一盏茶的时间,后方也出伏兵五百,断其归路——

  一定要注意这个时间差,切不能首尾同击,要先首后尾,给其运粮官派人回光狼城给文丑报急的机会。这样文丑就会知道我军不过数百千余之规模,应该只是翻越百里山路来骚扰的小股烧粮队,他才会有胆来救。”

  哪怕在文丑最新一波支援张辽后,光狼城和空仓岭光狼谷隘口两处,据险而守的袁军士兵加起来依然还有过万。如果死守不出,要快速拿下还是有难度的。

  所以能诱敌出城救援自己的运粮队、觉得救援行动很轻松,才能最大化地创造对汉军有利的条件。

  王平领命,立刻回去部署。

  又过了大约一个半时辰,时近当天正午,光狼城方向一支数百辆牛车和数百辆驴车构成的队伍,终于出现了,正是文丑照例往前线转移粮食的队伍。

  唯一让关羽和王平有些意外的是,这次的运粮队的护卫兵力本来就还不少,大约有三千战兵。

  如此算来,空仓岭隘口那边的守兵,可能也就剩三千,光狼城内的守兵,最多也就五六千——除非,文丑后面还有新的援军!袁绍又给他加人了!

  这让王平有些犹豫:按照原计划,这些车队如果只是民夫为主,战兵不过千,他也出首尾各五百人劫粮焚烧,还有偷袭的士气打击效果,是很轻松就能达成的。

  但敌人战兵就有三千,万一文丑觉得他们靠自己的力量就能扛得住、面对区区小规模翻山奇袭汉军不用救呢?

  如果动手的人太多,文丑也会怀疑:不是说好了关羽没有无当飞军可用了,要是有数千人级别的精锐部队能翻山至此,文丑对无当飞军存在与否的固有判断就会崩塌,也会吓着他。

  所以,敌人粮队兵力多了数倍,关羽却无法也增加数倍的劫粮者,不然会穿帮的。

  “看清楚对面运粮将领是谁?还要不要动手?”王平也是没办法,在山里潜行多日,他的消息不是很灵通,如果敌人在外线也做出了部署调整,他和关羽都是不知道的。

  关羽面对王平的请示,又拿望远镜仔细看了,运粮将领的人自然看不清楚,但大旗勉强可以看到,幸好敌将的姓氏比较罕见,看姓就能看出对方是谁。要是姓张姓李那种大路姓,鬼知道是谁。

  “淳于?那就是淳于琼运粮了?那肯定是袁绍又给文丑添兵了!说不定是得知这几天张辽攻坚伤亡比较大,所以给张辽文丑补足损失吧。

  淳于琼之前可是在河内战场的,他十年前就是西园八校尉,曾经在何进手下级别与袁绍相平,如此位高望重之人出马,援军要是少于万人,怕是都配不上淳于琼的身份。

  如此看来,要拿下光狼城又平添了几分难度。不过事已至此,不打也得打了,我军在山中调度,对敌情的掌握迟滞五六天甚至十天都是正常的,不可能一切都完全如计划。

  王平,你把我身边的几百精锐军官亲兵也都带去,凑够一千五百人,务必打出气势来,让淳于琼觉得‘他有三千运粮兵也扛不住奇袭一方’,逼他向文丑求援。还有,动手的时候你只装作我军中小将、至此也不能暴露自己身份!你应该在伯雅那儿,在大别山!”

  “喏!”王平也顾不得太多了,果断带人动手,临时变成了前军拦头一千人,后军截尾五百人。

看过《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