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嫁恶婿 > 第778章 显灵
  /

  池映寒闻言,心头一慌,赶忙恳切的道:“殿下,下官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您按大庆律法惩罚便是,下官都认。但是……可不可以别告诉她啊……”

  “怎么?你还怕她回去说你什么不成?”

  “她怎么骂我都无所谓,我都能认。但是殿下,她这个人有点想不开,什么事都往心里去,而且还会记上许久。您跟她说这些,她定是要憋在心里的,您也知道她都这样了,就少给她添些堵吧!”

  李元清:“……”

  原是这样!

  不过在李元清看来,这也真是醉了,敢情这池映寒才是个既不怕打也不怕骂的,无论骂得多狠,回头他就忘了。

  只见池映寒连着行了好几个礼,恳切的道:“殿下,想来您也是个心肠好的,您也不忍心看着我媳妇病情加重吧?求您给下官一次机会,今后下官只管好自己,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被他这么一说,李元清若是再告状,倒是显得她刻薄了。

  李元清遂摆了摆手道:“算了!看在你媳妇的份上,本公主暂且饶你一次!下次再犯,本公主便直接召她进殿谈谈了!”

  “多谢殿下!”

  末了,李元清也不留他了。

  “本公主现下疲了,你也好生回去反省吧!”

  “下官谨记殿下教诲,下官告退!”

  ……

  待池映寒离开皇宫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池映寒心里有些忐忑,赶忙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但回来的时候,屋里还是已经熄灯了。

  池映寒也真是不知道自己这是造的什么孽,生生给自己惹了这么一桩烦心事。

  他气呼呼的回了还带着冷气的屋子,整个人用力的往床上一坐,一边闷气的将破损的靴子往门口砸,一边嘟囔道:“屋里这么冷,是不是有阴间的东西作祟呢?要是有的话,出来显个灵让爷瞧瞧啊!有本事跟爷碰个面,没本事就别把屋里搞得全是阴气,冻死爷了!”

  池映寒一边埋怨着,一边把袜子也扔在地上。

  接着,整个人便裹紧了被子,转头睡觉了。

  又是委屈郁闷的一天。

  除了难过,池映寒真的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好在他不是个失眠的,沾上枕头便睡着了。

  即便是睡着了,他也觉得屋里冷冰冰的,冻得他直难受。

  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自己再一次被杜仲的敲门声扰醒,开始了新的一天。

  只不过,跟往常不一样的是——

  这日子过得就好像没有尽头一般,日复一日,没感觉到有任何的盼头。

  睁开眼的时候,他脑子里突然涌出曹清的话——他到底是在做什么?每天像个狗一样跑来跑去,累得要死要活,他到底想干什么?他究竟想做个怎样的人?

  他发现,曹清这个问题真的很有意义。

  毕竟——

  他好像是个胸无大志的人。

  说是想让妻儿平安幸福,却一次又一次的闯祸,还得赔着笑脸求人家别告诉顾相宜,免得把顾相宜再气出个三长两短的……

  说是为了百姓,但是他现在连自己的事都没处理明白。

  有那么一瞬,他突然觉得——

  自己何尝不是跟他们一样的苦命人呢?

  池映寒轻轻叹了口气。

  想到这些心痛的事儿,他整个人都精神了,遂也腾地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然,就在他准备光着脚丫去门边捡鞋的时候,突然发现——

  那双黑色的长靴竟整齐的摆在自己床下!

  池映寒一惊!

  再一看脚下,被踢飞的袜子也整齐的叠在那里。

  池映寒背后不免有些发凉。

  该不会是昨晚他疯疯癫癫的喊屋里的女鬼给他显灵,结果真显灵了吧?!

  那也太瘆人了!

  池映寒紧张兮兮的将那双黑色的长靴拿起来,结果发现这长靴竟是崭新的。

  那阴间的玩意儿还给他换了双新鞋?!

  池映寒正惊骇着,便听外面的杜仲催得更急了。

  “少爷!赶紧起来吧!马上就卯时了,再不起来就迟到了!”

  池映寒顾不得其他,赶忙穿上靴子,披上官服,匆匆朝着马车走去。

  旁的事儿可以忽略不计,但迟到可是要命的!

  池映寒一大早的驾着马车一路狂奔,这才在辰时之前抵达谏院。

  不算迟到,也没能来早,只是被钱贯叨叨一嘴:“池议郎,你是不是早上起不来啊?”

  池映寒驳道:“我起来了,但是路上堵了!”

  “你是从早集过来的?!”

  池映寒:“……”

  钱贯笑道:“行了!起不来就直说,有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行,咱们这谏院也是能住人的,你干脆住在这里不就妥了?”

  池映寒闻言,一本正经的道:“我跟你不一样!我得回家陪孩子!”

  “知道你有孩子,两个月是吧?”

  池映寒“哼”了一声,本以为在这点上,自己总算赛过了钱贯一筹,谁料钱贯下一句话便是:“曹大人家里共有十一个孩子呢!最小的十一郎才刚两岁,曹大人也像你这样了?”

  池映寒当即被噎在了原地。

  只闻钱贯郑重的道:“你呀!虽说能比刚来的时候好一点,但是还是很容易为自己找理由。今后你得记住,没人听你这么多理由,挨打就要站稳,卯时之前没见到你,那就是你的错,记清楚了!”

  池映寒只得乖乖给他行了个礼,遂干活去了。

  由于昨日没能见着闺女,池映寒心里不甘,白日的时候,差事办得更加勤快了,但是今日纵是办得再勤快,曹清也未开口主动允他戌时回家。

  那时候,他心里无比懊悔。

  昨儿曹大人给他的机会,他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自家闺女马上就要被媳妇带到铺子里去了,再不多看两眼便看不到了。

  可是他偏是个蠢货,就那么一次机会,让他办了那么个蠢事。

  待到晚上回家的时候,已是亥时了。

  池映寒和往常一样,委委屈屈的回了院子。

  然,就在他心里郁闷的时候,竟见顾老太太的屋子里,灯居然还亮着!

  池映寒心头一喜,心道:她竟还没睡!

看过《嫁恶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