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二十五章 经济头脑

第二十五章 经济头脑

  不会吧?以蒋白棉的心理素质,这一刻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果只是单纯的雷云松还活着还在野草城内,她都能接受,可问题在于,这位邻组组长明明还很活跃,甚至卷入了一场枪击案,却不联系公司,汇报情况。

  就算他们的电台已经损坏或者丢失,那也可以尝试着弄台新的,或者到地下市场租赁!

  难道他们查到了什么,叛逃了?不,如果是叛逃,他们根本不会留在野草城内,他们应该很清楚,公司必然追查……除非,这已经变成一个针对公司的阴谋……蒋白棉收回视线,望向了商见曜。

  商见曜感受到她的注视,主动说道:

  “他用杀人来提醒公司?”

  “……应该没这么复杂,还有,你这个思路有点危险。”蒋白棉思索着道,“我怀疑,他们是不是被什么人控制了,然后,那些人用小组其他成员的生命逼迫雷云松帮他们干一些脏活?这一点可以解释,为什么陈旭峰收到的情报是,有人在城内见过疑似雷云松和林飞飞的人,却没提到另外三个。”

  另外三个是人质,被关押着!

  “太复杂了。”商见曜似乎又开始了复读。

  蒋白棉却点了点头:

  “确实。

  “单纯找人做脏活没必要弄得这么复杂,动机不够充分。

  “会不会是复仇?刘大壮代表的某些人让雷云松那个小组损失惨重,只剩下了两个人?可是,也得先联系公司啊,有公司提供援助,事情会简单很多……”

  蒋白棉自语了一阵,吐了口气道:

  “在这里瞎想也没用,我们先把任务接了吧。

  “不管怎么说,至少有一定线索了。”

  商见曜以行动代替了语言,直接走到最近的桌子前,按亮上面的机器,刷猎人徽章接下了那个任务。

  ——这是一个无限制的任务,新手也能接。

  等到蒋白棉也接好了任务,金发蓝眼的克里斯汀娜突然回到了一楼。

  这一次,她没带任何保镖。

  看到商见曜后,她微微一笑道:

  “今天就算了,临时有急事。”

  说完,这位猎人公会的副会长匆匆走向侧门,离开了大厅。

  “急事?”蒋白棉靠近商见曜,若有所思般自语了一句。

  不等商见曜回应,她露出些许笑容道:

  “看来你不用冒险了。

  “嗯……从刚才这一幕,你能看出什么细节?”

  “她只有一个人。”商见曜回答道。

  “不错啊。”蒋白棉赞了一句,“一个平时需要三名保镖的人,敢于独自出门,说明她本身的实力也不会弱,或者,要见的人让她非常放心,且距离不会远?嗯,相应的事情肯定还牵涉到许多隐秘。”

  这个时候,蒋白棉眼角余光看见白晨和龙悦红也接好了任务。

  于是,她不再多说,指着门口道:

  “走吧,去看看现场。”

  出了猎人公会,回到南街后,蒋白棉第一时间注意到的不是案发现场,而是一堆人,

  一堆遗迹猎人围在刘大壮中枪倒下的地方,恨不得把路面都翻过来。

  “这有什么用?重要的是枪手的位置和刘大壮身上有什么,而不是他倒下的地方。”蒋白棉瞄了一眼,摇了摇头。

  而刘大壮的尸体早就被城防军的人抬走了。

  辨别好射出子弹的那栋楼房,蒋白棉带着商见曜,进了对应的院子。

  下一秒,她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许许多多的人在某个楼梯口外面排出了长龙!

  “这是在做什么?”蒋白棉下意识说道。

  商见曜认真观察了几秒,做出了回答:

  “参观。”

  “排队参观天台?”蒋白棉忽然觉得这样的场景有点荒诞和滑稽。

  接这个任务的遗迹猎人多到超乎想象!

  她快走几步,来到队伍最后方,碰了下前面男子的胳膊,微笑问道:

  “这,在排什么啊?”

  那男子先是不耐烦地回头,接着露出了笑容:

  “等着和目击者对话,看能挖掘出什么新线索。”

  这样一条线索至少能值10奥雷。

  “好吧……谢谢啊。”蒋白棉既对这种奇妙的情况有点兴趣,又感觉相当好笑。

  她忙对商见曜使了个眼色,带头靠近楼梯口,边走边嚷嚷道:

  “我们住这里的,我们住这里的……”

  在零星的“接不接活啊”“多少钱一晚”的声音里,蒋白棉和商见曜挤上了楼梯,一路爬到了第四层。

  遗迹猎人们组成的队伍在这里“收尾”,停在了一扇半掩的房门前。

  蒋白棉探头看了看,发现那门上有炭笔书写的,歪歪斜斜的字样:

  “枪击案唯一目击者,谈话时间每分钟2卡斯。”

  1奥雷等于10德拉塞,1德拉塞等于10卡斯。

  “……还,还挺有头脑嘛。”蒋白棉语气颇有点复杂地自语了一句。

  而且,这个价位也定的很好,再多一点,许多遗迹猎人就要考虑值不值得,或者要不要临时组成更大的团队了。

  至于现在,他们更相信自己能别出机杼,问出不一样的问题,从而提取出独家线索。

  商见曜同样感叹:

  “怎么不一次收一个包子?这样能吃一个月。”

  “不腻吗?”蒋白棉随口应了一句,将目光投向了这一层别的房间。

  不少人家都半开着门,艳羡地望着长长的队伍,时不时有人高喊几声:

  “他才不是唯一的目击者!”

  “说不定我也看到了,只是现在没想起来……”

  度过了最初的错愕、惊讶和感叹后,蒋白棉逐渐适应了这种状况,相当感兴趣地对商见曜道:

  “在猎人公会主导的聚居点里,市民文化,如果他们算市民的话,也有了不一样的特点。”

  这是蒋白棉最感兴趣的几个方面之一。

  不过,她没做更多的观察,领着商见曜,抢时间般爬到五楼,登上天台。

  这里的遗迹猎人很少,而且有城防军维持秩序,防止有人无意间破坏了现场。

  蒋白棉和赶上来的白晨对视了一眼,走到天台的临街护墙前,选了个位置,自言自语般道:

  “枪手大概在这里完成的射击。”

  她有目睹枪击过程。

  白晨靠到蒋白棉旁边,假装自己拿着狙击枪,试了试感觉。

  “有点别扭。”她做出了评价。

  刘大壮被枪击的时候,差不多走到了南街中央,距离这边楼房只剩三四米。

  这样的角度下,要想从这里命中目标,狙击手得把身体探出天台不少,会呈现出有点扭曲的姿态。

  “如果是我,会在刘大壮还没走出红罗巷的时候开枪。”白晨收回视线,补了一句。

  ——天台靠左侧区域能监控到整条红罗巷,狙击里面的敌人既轻松,又方便。

  “说明枪手在刘大壮还没走出红罗巷的时候,没在这个位置,后来才匆忙就位,完成了射击?”蒋白棉看着商见曜,假装在和他讨论。

  商见曜认真回答道:

  “可能他憋不住,先上厕所去了。”

  “……不失为一个理由。”蒋白棉忽然笑道,“等会你可以找一找,看天台上和五楼有没有随地排泄的痕迹。”

  很显然,这样的痕迹是不会被人多势众的遗迹猎人们遗漏的。

  蒋白棉紧接着说道:

  “换一个角度想,枪手怎么确定刘大壮会从红罗巷出来?如果他很早就知道,又为什么显得这么匆忙?”

  提出问题后,她思索着自行做起回答:

  “会不会枪手还有别的同伙?他们只知道刘大壮在这片区域,但没有更进一步的情报,于是散布在了对面几条巷子内,寻找目标,等到发现了刘大壮的踪迹,他们立刻通过对讲机之类的设备告知枪手,然后,枪手从天台某个位置匆忙赶到了这里?”

  这个时候,白晨已沿着天台临街这侧,来回走了一遍。

  她仿佛在和龙悦红对话般说道:

  “另外那侧能监控到黄角巷,但看红罗巷的视野很差。”

  黄角巷是和红罗巷相邻的一条巷子。

  听到这句话,蒋白棉顿时恍然大悟:

  “枪手最开始是在监控黄角巷,而他的同伴在红罗巷,等获得了确定的情报,他立刻就改变了狙击位……”

  她话音刚落,商见曜已走向天台最右侧那片区域,然后,他蹲了下来,仔细查看地面和墙面。

  “有人踩过,有人蹭到,痕迹比较新鲜。”他如实回报。

  不少遗迹猎人随之望向了这边,有人迷茫,有人若有所思。

  蒋白棉想了想,对商见曜道:

  “没什么好看的,我们下去吧。”

  商见曜没有多说,跟着组长,一路下行,回到了南街。

  蒋白棉这才露出笑容道:

  “我们进红罗巷,找枪手同伴遗留的线索。”

  红罗巷只有两米多宽,底层散布着“维修店”、“旧衣坊”等店铺。

  此时,有好几位遗迹猎人拿着刘大壮的照片,依次询问不同的店家,想知道他们有没有看见刘大壮在死前和什么人接触过。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蒋白棉等人目睹的答案都是摇头。

  “怎么找?”隔了一米远的龙悦红询问起白晨。

  蒋白棉顿时微微勾起嘴角,笑着对商见曜道:

  “当然是拿照片问。”

  她拿出的不是刘大壮的照片,也不是疑似枪手的雷云松的照片,而是另外一个人的照片:

  那个旧调小组另外一名成员林飞飞的照片。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