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二十四章 意外的线索

第二十四章 意外的线索

  “高级猎人”啊,不知道是哪方面高级……蒋白棉在心里自语了一句,笑着挥了下手:

  “谢谢啊。”

  她抢在后面排队的遗迹猎人变得暴躁前,主动结束了询问。

  回到大厅边缘的座位区域,蒋白棉见四下无人,遂对商见曜道:

  “年龄没一个符合的,得找陈旭峰弄公会高层的家庭资料了。”

  “也可以直接问他们。”商见曜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另外一个方案。

  “挨个拜访,询问他们有没有见过雷云松和林飞飞他们?”蒋白棉轻松理解了商见曜的意思。

  “对!”商见曜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蒋白棉顿时失笑:

  “如果是别人这么提议,我会担心打草惊蛇,或者没法问出真相,但你就不同了。”

  那都是商见曜潜在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干爹干妈,短时间内不会有欺骗和出卖的问题。

  “那就在这里等一等吧,看能遇到哪位。”蒋白棉回头看了眼通往二楼的阶梯,“先别急着上去,这么大一个猎人公会,内部有觉醒者、基因改造者的概率不会低,还是得谨慎点。”

  “可以把他们都变成朋友。”商见曜提出了建议。

  “然后互相论证,形成循环?”蒋白棉记得商见曜说过“推理小丑”的一些要点。

  如果一个人“成为”了商见曜的朋友,而他周围的人也在证实这是真的,那他很难发现事情的真相,摆脱错误的推理结果。

  当然,在实际操作中,这都是比较困难的,毕竟商见曜不可能始终跟着一个人,处理他见过的每个人、每件事。

  就像“无根者”营地的团长费林,在时常见到商见曜的这两三天内,会始终将他当成自己的生死兄弟,而他们的投契程度也在加深这种认知,并给周围的人一个接受的理由,但等到两人分开一段时间后,即使“无根者”营地的人没产生怀疑,依旧觉得团长只是和对方比较投缘,他们偶然的一言一语也可能会让费林瞬间醒悟,认清真相。

  这也就是蒋白棉不太赞成商见曜滥用“推理小丑”的原因。

  在他们没有杀人灭口这种狠心的前提下,被影响的人迟早会认知到错误,而知道的人越多,商见曜这个能力就越难以保密。

  这又不是公司内部,环境封闭,每个人每天能接触的对象基本固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商见曜之所以能让“生命祭礼”教团495楼的成员一直相信他是通过正式渠道加入的新人,是因为涉及的人都被他“说服”了,形成了循环论证,而不涉及的人又不清楚事情的经过,不会关心具体的细节,至于日常生活里接触的邻居和同事,信徒们肯定不可能和他们聊教团的事情。

  教团的隐蔽性帮助商见曜完美掩盖住了痕迹。

  当然,以灰土当前的通信条件,商见曜只要没做出什么造成巨大轰动的事情,哪怕在一个地方泄露了自身能力的特点,换个地方又是一条好汉。

  面对蒋白棉的询问,商见曜微微点头道:

  “这很有挑战性。”

  “到时候,他们会不会把你选为公会的会长?”蒋白棉先是开了句玩笑,然后正色道,“你又不清楚这里可能存在的觉醒者有什么能力,还是不要太冒险,万一比较克制你呢?比如,是个聋子,比如,不会好好推理,只想着怎么反驳你。”

  “聋子可以用写的方式,同样有用。”商见曜认真说道。

  至于后面那种情况,他似乎也没有办法解决。

  “这也行啊?”蒋白棉若有所思地说道,“核心要素的更准确描述看来不是对话,而是交流。”

  说到这里,她突然叹了口气:

  “可惜啊……”

  “可惜我不会手语?”商见曜用一种猜谜般的语气问道。

  “不是。”蒋白棉露出了笑容,很是得意,“终于轮到你跟不上我的思路了。我可惜的是,有距离限制,要不然,你可以靠电话、电报,和人远程交流,完成误导。这在旧世界叫什么来着?好像是,是,电话诈骗?网络病毒?”

  她话音刚落,猎人公会大厅突然变得喧闹。

  蒋白棉回头看了眼那些遗迹猎人,然后循着他们的视线,望向了半空悬挂的巨大屏幕。

  屏幕上缓慢滚动的任务停止了下来,固定在其中一个:

  “紧急任务:

  “寻找刘大壮被枪杀案的线索。

  “描述:日上午7点56分,刘大壮在南街遭遇枪击,当场死亡,事发地点是红罗巷外三米……”

  “报酬:只要通过审核,确认有效,一条线索最低10奥雷,最高500奥雷。

  “任务等级:C,100个信用积分。

  “任务人员要求:无限制。

  “发布者:野草城城防军司令部。”

  因为是官方机构的任务,所以这没有公会担保。

  ——在野草城,因为流动人员多,拥有武器者多,治安相关是由城防军负责的。

  而500奥雷足以让一个普通家庭在野草城过相当宽裕的一年,即使最低那档的10奥雷,也能让不少已陷入困境的遗迹猎人缓过气来,毕竟对单人来说,这可是接近半个月的伙食费加廉租房费用。

  虽然遗迹猎人们都不太想要奥雷,更希望是物资,但至少在“最初城”势力范围内,奥雷的信用还是可以的,价值波动归波动,幅度并不是太夸张。

  “这是刚才那起枪击案啊。”蒋白棉收回了目光。

  已来到猎人公会,正在入口处眺望巨型屏幕的白晨则低语了一句:

  “刘大壮……”

  “你认识?”龙悦红敏锐问道。

  白晨点了点头:

  “刚才没去看是谁,没想到是他。

  “他是野草城地下市场一个比较出名的情报贩子。”

  “情报贩子?难怪……”在龙悦红有限的认知里,这是高危职业。

  这个时候,蒋白棉目光一扫间,看见有几个人从侧门进来。

  为首者比蒋白棉矮一点,穿着驼色的厚呢大衣。

  她金发柔顺地披下,眼眸呈浅蓝色,脸上毛孔略大,显得皮肤较为粗糙,是个长相一般但很有味道的三十来岁女子。

  瞬息之间,蒋白棉将她和猎人公会本地副会长克里斯汀娜联系了起来。

  再看到不少公会人员对她行礼,蒋白棉愈发肯定。

  她旋即侧头,对商见曜道:

  “来了。”

  商见曜确认了下目标,迈开步伐,赶了过去。

  克里斯汀娜旁边,三名穿黑色衣物的壮年男子之一,上前一步,挡住了商见曜。

  这个过程中,他的手提到了腰间。

  “克里斯汀娜会长。”商见曜用不是太熟练的红河语喊道。

  因为他外形出众,也没表现出敌意,克里斯汀娜和善笑道:

  “可以直接用灰土语。

  “有什么事吗?”

  她的发音字正腔圆。

  “克里斯汀娜会长。”商见曜诚恳说道,“我是新加入公会的猎人,你也是公会的一员;我是外来者,你也是外来者,所以……”

  这番听起来有点凌乱和没有逻辑的话语让商见曜就像一个急于攀附高层的新晋猎人。

  克里斯汀娜表情没什么变化地说道:

  “所以……得互相帮助。”

  她旋即微微一笑:

  “我先要开会,等9点30分,你到我办公室找我,三楼308室。”

  说完,她走向了楼梯口。

  就在她和商见曜擦身而过时,她突然伸出手,隐蔽地拍了下商见曜的屁股。

  始终注意着这边的蒋白棉,看到了这一幕,简直惊呆了。

  还好她心理素质强,没表现出半点异常。

  等到克里斯汀娜和她的保镖消失不见,蒋白棉才靠近商见曜,强忍着笑意道:

  “有什么感想?”

  “大意了。”商见曜如实说道。

  “嗯?”蒋白棉隐约猜到了商见曜是什么意思。

  “我应该及时喊妈的。”商见曜做起检讨。

  蒋白棉低头笑了两声,稳住了情绪,然后说道:

  “不怪你,她都没表现出一点不对,显然是个老手。”

  安抚完组员,她打趣般问道:

  “等会,你要去吗?”

  商见曜陷入了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蒋白棉则收敛起笑容,正色说道:

  “我的意见是别去了。

  “没有什么任务是需要牺牲小组的组员来完成的。

  “我们还有很多的办法,你也还有很多的目标。”

  “我可以让她矫情一点。”商见曜缓慢说道。

  “这也是个办法……”蒋白棉轻轻点头,“但还是再考虑一下,慎重一点。”

  他们说话间,大厅内那块巨型屏幕又有了变化:

  “紧急任务(状态更新):

  “寻找刘大壮被枪杀案的线索。

  “进一步描述:案发楼宇内,有人遇到了枪手……”

  后面部分是根据目击者回忆画出来的人像:

  这是一个身高不矮的男子,戴着顶鸭舌帽,眉毛有种锐利的感觉,眼睛仿佛没有完全睁开。

  蒋白棉只是一眼扫过,整个人就忽然凝固了。

  虽然那素描画的不是那么像,但她还是凭借主要特点,联想到了一个人:

  雷云松!

  失踪的那个“旧调小组”的组长,雷云松!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