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十七章 新手出炉

第十七章 新手出炉

  蒋白棉和面馆里大部分人一样,只回头望向了路边,没离开自己的座位。

  没过多久,五十来岁满身油烟味的老板端着托盘,将四大碗油波辣子面放到了商见曜等人面前。

  勾引馋虫的浓烈香味里,蒋白棉忍不住了食欲,状似随意地问道:

  “图书馆烧了?”

  “是啊。”老板叹了口气道,“不过我看那边也没啥烟,火估摸不大。”

  蒋白棉瞥了眼已端起碗,埋下头,呼啦开吃的商见曜,“好奇”问道:

  “最近是经常着火,还是怎么的?”

  她没有在意这样的问题会让自己像个外来者,野草城最多的就是外来者。

  “这又不是大热天!”老板摇头否定,“我觉得是那帮疯子干的?”

  “疯子?”蒋白棉更加有兴趣了。

  老板“哎”了一声:

  “就入冬后,城里突然多了帮驴球玩意,见天给你门缝里塞些纸,上面写什么‘旧世界因为知识而毁灭’‘不要学习任何超过本能的东西’‘远离书本,不要思考’,听听,听听,这是人话吗?这纸不要钱的啊?

  “这帮疯子真做得出来烧图书馆的事!”

  “贵族老爷们不管?”蒋白棉一边听着商见曜吃面的声音,一边克制住自己,追问了一句。

  “都不知道是谁!怎么管?”老板倒是很乐意聊这方面的话题。

  他鬓角斑白得厉害,头发理得很短,眼角已经有了些许皱纹。

  “那倒是。”蒋白棉对野草城的治安情况下调了一个预期。

  这和“盘古生物”内部那肯定是没法比的。

  她见老板颇为愤怒,转而问道:

  “你们还挺喜欢那个图书馆的?”

  老板在白色的围裙上擦了擦手:

  “能不在意吗?

  “孩子们读书认字全靠这个了。”

  “野草城没有学校?不该啊。”蒋白棉没听白晨提过这点,默认是有的。

  老板看了眼门口:

  “有倒是有,但在北街,一般人不给进。

  “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家,只能自家孩子自家教,还好我爷爷那代懂很多,我爸也受过什么正规教育,我才勉强能把灰土语的大部分字和红河语的大部分单词给认全。

  “这教孩子吧,没有书本那怎么行?纯靠自己,那效果,哎,别提了,我就指望我孙孙儿出息,多认点字,多看点书,有机会进市政大楼做事,别像他爹那样,书不爱看,字不爱认,当什么遗迹猎人,把命都给当掉了!”

  说到这里,想起图书馆着火的事,老板又恨恨地骂了一句:

  “那帮瓜皮!”

  听着组长和老板的对话,龙悦红突然认识到了水围镇能坚持公共教育有多么艰难。

  在灰土上,受教育不是每个人都天然具有的权利,甚至大部分人都没法读书识字。

  蒋白棉见有嫌疑不小的“纵火犯”存在,事情更像巧合,于是暗中松了口气,打趣了一句:

  “老板,你这方言还挺杂的。”

  “当初我爷爷那代建立野草城的时候,人都是从四面八方来的,说各种各样的方言,还有讲红河语的,这么听着听着,就学会了,就说混了,诶,几位,吃点什么?”老板看到又有新的客人进来,不再闲聊,迎了上去。

  蒋白棉瞄了眼正在刨碗底的商见曜,一把端起自己的面,笑着问龙悦红:

  “味道怎么样?”

  “好吃……就是……有点辣……”龙悦红含含糊糊地回答道。

  蒋白棉先前聊天的时候,就已经把面拌好,此时,一口咬下去,面条已吸饱了红油,又香又辣,咀嚼间则带着淀粉独有的微甜和恰到好处的提味之酸,呼吸中尽是葱香、油香、辣子香味混杂的气息。

  “就是太少了。”商见曜放下碗筷,“帮”龙悦红补充道。

  蒋白棉从不亏待组员,半转过身体,大声喊道:

  “老板,再来一碗,不,两碗。”

  她觉得自己这么一碗应该也不够,两碗虽然稍微有点多,但可以分给龙悦红和白晨。

  就这样,他们吃到了额头冒汗。

  这在寒冷的冬天,是种说不出的享受。

  然后,一结账,花了18德拉塞。

  ——小碗的油波辣子面是1.5德拉塞,大碗是3德拉塞,“旧调小组”共吃了六碗,总的接近两奥雷了。

  找回两张1德拉塞的纸币后,蒋白棉略显心疼地数了数剩下的钞票:

  “这钱真不禁花啊!”

  他们一共才换了10奥雷,一顿饭就吃了差不多五分之一。

  这点钱也就能撑个两天。

  “走吧,去猎人公会看看,拿个徽章。之后如果要待得比较久,还得赚钱养自己。”蒋白棉对吃得最多的商见曜说道。

  此时,他们已经回到大街上,又变成了两人一组。

  商见曜摸了摸肚子,颇为遗憾地说道:

  “第二碗应该换别的面,有肉的那种。”

  “只要你能赚得到钱,下次一定。”蒋白棉倒也不嫌弃这家伙只想着吃。

  这是因为他们“旧调小组”绕了远路,剩余的食物已经不多,所以,他们当前的首要任务是解决生存问题。

  当然,如果能联络上情报人员,大概率有别的获取物资的渠道。

  午后的野草城大街上,阳光已经不是那么热烈,呼啦啦的寒风一阵阵往行人的衣服里钻。

  这就导致很多人若非必要,不会出门,街上除了端着冲锋枪的野草城巡逻员和匆忙觅食的遗迹猎人们,异常冷清。

  抵达中心广场后,蒋白棉和商见曜拐向了西街,没走几步,他们就看见了占据整整一栋楼的猎人公会。

  仿制的飞檐斗拱之下,是斑驳的白色墙体和一颗颗小灯泡拼凑出来的“猎人公会”。

  后者有两种语言,可以想象,到了夜晚,通电之后,会是多么明亮和醒目。

  公会的底层,房间全部打通,只留下了支柱和不能敲的墙,形成了一个非常宽广的大厅

  此时,那一排门都敞开着,供人随意进出。

  不同门旁边的墙壁和柱子上,书写有同样的黑色大字:

  “工作时间:上午8点30分至晚上8点30分。

  “谨记:本公会事务人员拥有合法持枪权。

  “警告:请自觉维护秩序。

  “……”

  蒋白棉正在浏览这些内容的时候,猎人公会内走出来了一队人。

  他们之中有两个相当显眼。

  一个是机器人,整体呈银黑色,线条流畅,质感明显,眼睛仿佛两颗灯泡,闪动着红色光芒;一个是三十来岁的男子,外表普通,眼神凌厉,右手五根指头偏长,一片铁黑,而对应的腕关节以上部位,被衣袖遮着,无法看到。

  “机械手臂……”蒋白棉知道自己的自言自语很大声,只好憋在了心里。

  而来往的遗迹猎人,都在拿羡慕的目光看这群人。

  白晨的视线同样在跟着他们移动。

  “有智能机器人……很厉害啊!”龙悦红由衷感慨道。

  就算不是战斗型的智能机器人,那也是野外生存的好帮手!

  它们不会饿,不会疲惫,不怕毒气,不畏一般的枪械,不惧恶劣的环境,而且负重能力超强。

  唯一的问题是,怎么给它们提供能源。

  可惜,自从旧世界毁灭,还能稳定出产智能机器人的地方已不超过三个,随着“古董”们逐渐坏掉或者被毁掉,能拥有这么一个“同伴”的群体确实值得羡慕。

  过去那些年里,很多人类能撑过种种危险,存活下来,多亏有智能机器人做伴。

  ——即使在旧世界,智能机器人也还没有真正普及。

  蒋白棉打量了一阵,收回了目光,笑着问起身旁的商见曜:

  “如果给你装机械手臂的机会,你首选什么功能?”

  “开罐头。”商见曜非常正经地回答道。

  “……真实用。”蒋白棉磨了磨牙齿。

  说话间,两人已走进了猎人公会的大厅。

  这里的天花上,有一盏盏日光灯,洒下了偏白的光芒,似乎一点也不需要节约用电。

  大厅内,围绕中间的圆台,零散摆放着多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有自带液晶屏幕的机器。

  而大圆台处,上方悬挂着一个超级巨大的屏幕,正比较缓慢地滚动展示着各种任务。

  屏幕下方,则有一个个窗口,每个窗口都摆着黑色的电子仪器。

  这么一眼看过去,蒋白棉觉得里面和外面完全在不同的世界。

  科技含量天差地别。

  她随即找了个空着的窗口,拉着商见曜走了过去。

  看了眼窗口后面干净清爽的女孩,蒋白棉笑着说道:

  “注册猎人。”

  “填下表格。如果不会写,我帮你填。”那位女性工作人员递出了两张纸,态度不热情但也不傲慢。

  表格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名字、性别、年龄等常规项目,蒋白棉拿过窗口处的笔,刷刷填了起来。

  别说,编假名字还挺费劲的。

  为了不让商见曜有发挥的机会,蒋白棉帮他完成了填写。

  递交表格后,他们依次在窗口那台黑色仪器前拍了照片,录好了指纹。

  很快,他们得到了两枚“猎人徽章”。

  徽章整体呈黄铜色,正面是模糊的人脸和一把刀、一杆枪,背面镶嵌有芯片。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你们现在是‘新手猎人’了,努力接任务,很快就能成为‘正式猎人’。”工作人员递出徽章时,说着千篇一律的祝福话语。

  蒋白棉抛了下徽章,笑着对商见曜道:

  “走,看看有什么任务。”

  商见曜随即将徽章别到了胸口,非常郑重。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