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十六章 图书馆

第十六章 图书馆

  将需要换成钱币的罐头、能量棒和压缩饼干装入一个没特殊标记的纸箱子,递给商见曜后,白晨把帐篷布抖了开来,遮住了“橘子”步枪、“狂战士”突击步枪、“暴君”榴弹枪、“死神”单兵火箭筒、各类弹药、急救箱和剩余的物资。

  这样一来,仅透过窗户往里看,是发现不了什么有价值物品的。

  看到这一幕,蒋白棉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眼神里多有赞许。

  整理好后备箱,白晨转身看见了龙悦红颇为疑惑的表情,简单解释了一句:

  “大盗好躲,小偷难防。

  “南姨这里不是太有秩序的地方。”

  太有秩序的地方,外来者就相对比较显眼。

  蒋白棉笑着补充道:

  “等会回来,有些东西得搬到楼上去,放在自己身边,这才稳当。”

  她没提继续轮流值夜,在二楼监控吉普的办法,因为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卷入什么事端,保持好精力是相当重要的一件事情。

  有的时候,连续几天睡眠都不充足的状态下,即使自己觉得精神奕奕,没有问题,遇到突发情况,反应也会慢上半拍,甚至一拍。

  人是会有错觉的,尤其是在对自我的认知上。

  龙悦红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看见商见曜已抱着那个纸箱子,走向了靠“阿福枪店”的那个院子出口。

  在野草城,各条巷子都比较狭窄,只容一辆车通过,周围的楼宇也有十几米高,这就导致每年冬天,仅有偏中午的时候,这里的阳光才比较充沛,能够驱散走阴冷的感觉。

  但出了巷子,来到大街,阳光一下就变得热烈了,照得人暖洋洋的,风也不是那么刺骨。

  “我们两人一队,稍微拉开点距离。四人一组特征太明显了。”蒋白棉看了眼来往的行人,对龙悦红和白晨道。

  不需要过多的解释,白晨一下就理解了组长的意思,带着龙悦红,加快了脚步。

  很快,两队人之间就差了五六米。

  龙悦红很有新奇感地左右打量起来:

  “这里没有公共食堂?

  “面馆、餐馆里人还挺多的嘛……”

  这不符合他对荒野流浪者聚居点的想象。

  在这方面,不管是水围镇,还是祈丰镇,都更加贴近。

  “这里有很多外来的遗迹猎人。”白晨用最简单的话语做出了解释。

  龙悦红清楚这个事实,甚至知道野草城是三大势力交界区物资交换的一个中心,每天都有不少人来来往往,只冬季会冷清一点。

  可是,他不明白这和自己的问题之间有什么关系。

  看了他一眼,白晨进一步说道:

  “绝大部分外来者在野草城都不会待太久,每次过来,顶多停留两周,不是住小旅馆,就是租短期房,没有做饭的地方。”

  “这样啊……”龙悦红终于想明白了。

  这是“盘古生物”内部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就算去别的楼层走亲访友,他们也是能很快回家的,或者直接被留宿,所以,在地下大楼内,没有旅馆,也没有按日计算的出租房。

  他们说话的时候,蒋白棉忽然加快脚步,赶了上来。

  她以一种陌生人问路的姿态道:

  “这边巷子里,晚上会比较多人吗?”

  她指的是“南街奴隶市场”对面的小巷子。

  白晨回忆了一下道:

  “冬天的晚上,除了西街,外面都没什么人。”

  “谢谢啊。”蒋白棉露出了明澈的笑容。

  接着,她返回到了商见曜身旁。

  “组长演得可真像啊……”龙悦红由衷赞叹道。

  白晨没有多说,继续往着中心广场走去。

  和野草城别的地方相比,这里显得很是宽敞,地面也似乎修葺过,相当平整。

  广场中间有一座石制的人类雕像,是个一手拿枪一手拿书的老者。

  他脸型瘦削,套着似乎不太便于行动的带兜帽长袍,略微凹陷的眼睛正注视着前方来来往往的人类。

  “这就是那个私生子,许尔德?”龙悦红颇感兴趣地问道。

  “嗯。”白晨绕过石像,往正北方的市政大楼走去,“其实,对他最准确的称呼应该是野草城总督,但大家还是更习惯说城主,嗯……还有个税务官,直接对‘最初城’负责,兑换窗也是归属在他下面。”

  龙悦红本想问什么叫“税务”,可又觉得这一路上,自己问了太多问题,还是下次再问比较好。

  没过多久,他们来到了市政大楼前。

  这是一栋四层的楼房,整体呈棕黄色,前方有一些花坛。

  市政大楼的底层,开了近十个窗口,每个窗口前都排着数量不少的人。

  “左边这七个是兑换窗。”白晨带着龙悦红,找了列等待人数最少的队伍,“前面的黑板写的有不同物资今天的兑换价,不在上面的物资不能兑换。”

  “我们的没问题吧?”龙悦红忽然有点担忧。

  “没有任何势力会拒绝食物。”白晨非常笃定。

  其实,像他们这样用食物换钱币的属于少数派里的少数派。

  绝大部分人来到野草城,都是为了把别的物资换成可储备的食物,只不过中间得用“最初城”的钱币做衡量标准。

  龙悦红松了口气,好奇问道:

  “如果有不能兑换的物资,该怎么办?去地下市场?”

  “也可以走街串巷,挨个推销,或者,花一点物资,进正规市场摆摊。这都属于比较浪费时间的选择。”白晨左右看了眼,仿佛想确定其他队伍的长度,“等多来几次,比较熟悉了,就能认识不同物资的主要收购者,直接和他们谈就行了。”

  这时,蒋白棉揣着手,用下巴指了指龙悦红他们所在的队伍:

  “你去那里排队。我看到边上有个公共图书馆,进去逛一逛。”

  在广场右侧,有一栋多个入口的白墙楼房。其中一个入口,挂的招牌是“野草城公共图书馆”。

  这也是那尊石像代表的最伟大城主许尔德的功绩之一。

  所以,石像才是一手枪炮一手书籍。

  商见曜看了蒋白棉一眼,没有多说,走向了龙悦红他们。

  蒋白棉随之吐了口气,看着它在空中蔓延成白雾,然后满意地来到了图书馆门口。

  旁边的墙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用灰土语、红河语两种文字同时写道:

  “仅本城公民和正式以上猎人可以外借。”

  在这里,猎人徽章真的很有用啊……蒋白棉感慨了一句,走了进去。

  这里和“盘古生物”的图书馆差不多,也是由书架区和阅读区组成,蒋白棉直奔前者。

  她随意地浏览着,很快来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抽出了一本颇为陈旧的厚厚书籍。

  书名由纯粹的红河语写成,翻译过来是:

  《国内收入法典》

  在灰土上,在当前阶段,这是一本毫无用处的书籍,摆在这里,更多是填充书架的作用,根本不会有人借阅。

  蒋白棉迅速翻到书籍的650页,将它折了起来。

  然后,她从衣兜里拿出一张便签纸和一支吸水钢笔,于这被众多书架遮挡的无人之处,刷刷写下了一段话:

  “晚上8点,南街奴隶市场对面巷子内。”

  这是与情报人员的联络方式。

  如果在下午两点前完成,晚上8点就是指今天晚上的8点,若是超过了下午两点,则是指第二天晚上。

  折好便签纸,蒋白棉将它夹在了书籍的中间部分,接着,她把那本书推回了原本的位置。

  …………

  兑换窗前,龙悦红看着手中的钱币,压着嗓音道:

  “这不是纸吗?”

  他们的物资总共换了10奥雷,在今天,大概能买到12斤生猪肉。

  可这些奥雷只是薄薄的,比较有质感的纸,上面有花花绿绿的图案、一个男人的侧脸和“1”这个数字。

  “出了‘最初城’势力范围,它们确实约等于纸。”白晨毫不在意地附和道,“如果有选择,挑‘最初城’铸造的金币、银币会更好。”

  可惜,这可遇而不可求。

  “那我们快点去吃午饭吧。”龙悦红忽然有种手里的钱不花出去会很快变成纸的感觉。

  这个时候,蒋白棉已经回来,和他们会合,保持着距离。

  在白晨的提议下,他们回到南街,进了那家“老字号面馆”,“拼”了一桌。

  “他们家的油泼辣子面很好吃。”白晨仿佛回忆起了什么,神情颇为柔和。

  “油泼辣子?”龙悦红愕然反问。

  这一听就好奢侈!

  这就是灰土上较大聚居点的生活吗?

  白晨对老板比了四碗的手势后道:

  “野草城这边很适合种油菜和辣椒,附近不少庄园都有出产,价格压得很便宜。

  “不过,这种小店,面条都不是很好,不像贵族们吃的那么精细……”

  说到这里,白晨突然顿住,没再往下讲。

  蒋白棉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

  “我只希望快点弄好,你们看,商见曜都多久没说话了。”

  她话音刚落,外面突然有些喧闹。

  过了一阵,有人经过,正在弄面的老板随口问道:

  “发生啥事了?”

  路过的人指了指广场方向:

  “好像是图书馆着火了。”

  蒋白棉的眼睛顿时眯了一下。

看过《长夜余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