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711章 死缠烂打(一)

第711章 死缠烂打(一)

  于是乎对康妮说:“该有的都在这儿了。你仔细研究研究吧!”

  康妮:“有事忙好啦,省的我心里空虚!烦闷!”

  于是乎:“是不是花少又惹你啦?好多天不见你们俩说几句话,要说还尽呛呛!我说的没错吧?”

  康妮:“我恨死他了,要不是看卡尔的面子,我早把他撕了,下酒了!”

  于是乎评价:“花少人不坏,你们原来不还同事多年吗?”

  康妮:“正因为这样,他才没深没浅。我跟你说件事,你来评评理。上周五晚上,她说带我去参加一个Party。

  一帮什么“精英”聚会。结果你猜怎么着?带我去了一歌厅。见了两个狗男女。那男的发着骚就扑上来了。

  花无畏见了人家的女同事也像苍蝇见了粪。后来我才知道,敢情他弄个啥“换草活动”,我成了他用来交换女友的草了!”

  于是乎:“康妮呀,我觉得你的心态有问题。现在是娱乐时代,逢事得有点娱乐精神!不就是交友吗?有啥不好?

  换草只是一个说法。你年龄也不小了,多参加一些这样的互动,只有好处。没准真能遇上一个如意郎君呢?假如我带你去换草,你去不去?”

  康妮:“你带我,当然可以去了,因为你这人诚信可靠。”

  于是乎:“换草只是一种形式,没有可靠不可靠之分。再说,他既然都带你去换草,你干嘛不也带他去换一回草呢?”

  康妮:“对呀,以血还血,以草还草!”

  于是乎:“你瞧,这么快就想通了吧?”

  康妮:“想通了。老于,光顾说私事了。我还想请教昆虫养殖的事呢……”

  于是乎:“来来来,坐下慢慢说。”

  …………

  在公司咖啡室,康妮正在喝茶,花无畏匆忙跑进来,端过康妮的茶杯就喝。

  花无畏:“哎呀,渴死我啦。”

  康妮:“你讨厌,干嘛喝人家的水?”

  花无畏:“至于吗?不就是一杯水吗?我给你倒一杯!”

  康妮:“讨厌!你弄脏了我的杯子!”

  康妮夺过花无畏手里的杯子,冲洗着:“干嘛呀?风急火燎的,好像猴子烫了屁股似的。”

  花无畏:“什么叫好像啊!就是烫了屁股。不,不仅烫了屁股,而且烫了全身!我浑身是火,热得不行!我要喷发,我要燃烧!”

  康妮:“我看你是烧糊涂了。说,最近你老跟猫董事长神神秘秘的,搞什么名堂?”

  花无畏:“对呀,卡尔董事长对你特别关照,不许我跟卡尔董事长也联络感情吗?”

  康妮:“谁说不行呢……”

  花无畏又手无足蹈地说:“实话告诉你,我还真是越来越喜欢这只猫董事长这了!”

  康妮:“喜欢的都快让你燃烧了?”

  花无畏:“我的心已经燃烧了,血液也快燃烧了!你嫉妒了?羡慕了?”

  康妮:“姑奶奶我知道冷热进退,不像你,生冷不忌!”

  花无畏:“嘿,你是想跟我干仗还是起腻啊?”

  康妮:“对了,罗董事长让咱们要团结和谐,互相关照。我不挑你的刺儿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花无畏:“就这三个字啊?”

  康妮惊讶地问:“你还想要什么?”

  花无畏:“我想要诚意!”

  康妮:“好,我周末请你吃饭!”

  花无畏有点儿受宠若惊,不信地问:“真的?”

  康妮:“真的。”

  花无畏:“没有啥居心?”

  康妮摇摇头:“没有!”

  花无畏:“也没有啥歹意?”

  康妮又摇头:“没有。”

  花无畏:“不去!你这种一毛不拔的人,居然痛痛快快说请客,特别是请我这位你又讨厌又嫉妒,欲杀无力、欲罢不能的人,没有居心,没有歹意,鬼才信呢!”

  康妮问:“你,到底去不去?”

  花无畏:“不去!——谢谢你的茶水,不过,好像有点馊味!”

  康妮:“花无畏,你出门就被汽车撞死!”

  花无畏走到门口,忽然转过身。

  花无畏:“那也用不着你来收尸!”

  康妮将茶杯朝花无畏扔了过去,竟竟然他接住。

  花无畏:“送我了?来者不拒!”

  康妮又气得干跺脚,追了上去。

  花无畏拔腿飞跑。

  康妮:“花无畏,你给我回来!”

  …………

  金牌猫投资卡尔的办公室,大饼子飞进来:“头儿,不好了,花无畏和康妮也死缠烂打了。”

  卡尔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你快讲讲,他们怎么死缠烂打了?”

  大饼子开始“叭叭叭叭……”

  卡尔听完问:“后来呢?”

  大饼子:“花无畏就把康妮的杯子拿走了……”

  卡尔:“他一会儿就能把杯子给康妮的送回来了。”

  大饼子有些疑惑:“不太可能?”

  卡尔:“不信,你现在就去看看吧!”

  …………

  大饼子飞回康妮的办公室,因为他们俩在看游戏公司送来的投资项目管理计划书。

  这时,花无畏端着一杯卡布奇诺走进来:“康大小姐,我来还你杯子。”

  大饼子一看,这个卡尔还真是个神算呢……花无畏还真来了!

  康妮一下就识破了他的阴谋诡计:“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

  花无畏反问:“嘿,有这么好心给鸡拜年的黄鼠狼吗?我亲自调配的卡布奇诺。”

  康妮再深刻强调:“说明这是只更加阴险更加毒恶的黄鼠狼。”

  花无畏调侃自己:“得,反正我不是白眼狼就是黄鼠狼,我认了。大小姐,真是我用心调配的,你先尝尝啊?”

  康妮看着咖啡问:“没有枪药?”

  花无畏:“没有。”

  康妮又问:“没有毒药?”

  花无畏:“没有。”

  康妮还问:“没有安眠药?”

  花无畏:“也没有。”

  康妮:“那我得尝尝,难得的三无产品。”

  花无畏:“不过,保不齐有炸药!”

  康妮:“你想讹我吗?”

  花无畏:“小的不敢。小的是诚心诚意来向康大小姐致歉的。上午是我的行为实在太乡下人了。”

  康妮:“不是乡下,是下作!”

  花无畏顺着她说:“对,是下作!下作……”

看过《纽约超级警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