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686章 一鱼缸清水

第686章 一鱼缸清水

  “纽约超级警猫  搜小说()”!

  卡尔“喵呜……”叫了一声,罗拉,明天去宠物店,给我买顶酷点的帽子。不能让不熟悉的人模我的脑袋,撸秃了咋办?

  …………

  金牌猫投资公司前面接待客户的前台,还是刚才的玻璃缸,里面已经装满一鱼缸清水。

  罗拉端一鱼缸清水走进来,放在一个花架子上,众人围上。

  “来了,来了,来了!”罗拉大声说。

  “这是什么呀?董事长。”花无畏疑惑地问。

  “你看不出来吗?一缸水,一缸清水!”罗拉神秘地说。

  “哦,董事长早上没洗脸吧?要毛巾吗?”于是乎大咧咧地问。

  “我是属猫的,跟卡尔一样,从来不洗脸,脏了用舌头舔舔就得。”罗拉又用那种迷死人的微笑看着大家。

  “喵呜……”我天天洗脸,天天换衣服,你可不要污蔑我。

  “那你端一缸水到底要干什么?”花无畏又开始犯追根究底的毛病了。

  “没什么,没什么,诸位,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卡尔,走,回办公室。”

  罗拉说完和卡尔离开,众人迷惑起来。

  大家讨论起来,于是乎摇摇头:“不对吧。董事长平白无故端来一缸水,没什么意图吗?”

  布兰奇接上说:“她一个避孕套就获得了我们所有人的婚姻情报,我觉得这缸水呵,董事长一定别有用意!”

  于是乎又开始神分析:“好的风水是藏风蓄气得水,以得水为上。董事长是不是想转化一下公司的风水啊?”

  “我猜到了,罗拉是不是想养几条鱼,让卡尔时常也能尝下鲜。”花无畏觉得自己太有才了。

  黄贝尔有点理解了罗拉的意图:“你们这些人哪。总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复杂的事情简单化。这不就是一缸水嘛!有啥啊?”

  “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对,董事长这是在测咱们哪!”花无畏好像也猜到了其中的奥秘。

  “是吗?不会像马总一样吧。一个用人品探测器,一个用清水测试剂。”康妮也猜测着说。

  “董事长有可能是让我们学会观察!”黄贝尔又分析。

  …………

  众人全部散去。

  这时,大饼子陪万宝路从通州区到国贸商圈办事,万宝路去办事的写字楼,刚好与卡尔的基金公司只隔了一个大楼。

  大饼子不愿意在车里等万宝路,跟他说了一声,让他办完事给自己打电话,他就飞去了金牌猫投资公司。

  在接待的前厅,大饼子看见有一鱼缸清水,自己正好渴了,就喝上了,他刚刚喝完水,肥爸爸就走过来,大饼子一看就躲在放鱼缸的案子底下,他不想跟他多啰嗦。

  罗拉和卡尔正饶有兴致地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上的监控视频呢……

  卡尔看见大饼子来了,在喝鱼缸里的水,他想出去叫他,被罗拉一把拽住了:“先别去,他已经躲起来了,再看看大家都干什么?。”

  肥爸爸看到一鱼缸水,顺手将刚抽完烟的烟头,扔进去了。

  他们俩看到肥爸爸往鱼缸里扔烟头,很夸张地把头都扭向了一边。

  这时,于是乎和花无畏,还有姜思围着清水缸在议论。

  “刚才还干干净净的一缸水,现在怎么脏了?”于是乎惊讶地问,

  “真是,谁把烟头扔里头了?”花无畏也顺手往里弹着烟灰:“干脆当个烟灰缸吧。”

  “我要换缸水,然后我叠个小船放里边,怎么着也得让水面上显得有点生机啊?”姜思看着鱼缸里的水说。

  “哎,我昨天练字的毛笔还没涮呢,给我涮笔得了。”于是乎说完去取毛笔。

  姜思在接待的台子前折纸船。

  于是乎取来毛笔就想伸到鱼缸里涮笔,姜思一把推开他:“你上水管子涮去,别把我的小白船弄黑了!”

  监视器正对着大厅,卡尔和罗拉还在办公室里,正静静地瞪着四只大眼睛看着这里的一切呢……

  鹦鹉大饼子正趴在案子下面听着员工的议论,他不想跟他们多周旋,干脆先看一会儿热闹,再去董事长办公室找卡尔。

  布兰奇领着俩出纳从银行回来,见到一鱼缸清水也停下了脚步。

  “这是怎么了?鱼让猫叼走啦?还是让谁偷啦?”布兰奇惊讶地问。

  一个出纳满地找猫和鱼。

  出纳小雨摇摇头:“不像啊!”

  “走吧走吧,不管我们的事儿,回屋干活去!”布兰奇拽着小雨说。

  姜思围着鱼缸转,顺手抓起花果茶叶片洒在水里。

  “一桨一孤舟,一帮邋蹋鬼。搁破纸船还不如撒点儿花瓣儿!这叫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姜思边洒花瓣边说。

  肥爸爸出现在姜思的身后问:“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马总,你能点拨一下吗?董事长在这儿搁了缸水,这到底什么意思啊?”姜思好奇地拽住他问。

  马腾龙赞扬地说:“好哇。我倒是喜欢诲人不倦。你看,一桨一孤舟,一潭死水,我们需要的是活力,是动态!你听说过一石击破水中天吗?”

  “听说过啊……哼,是不能往水缸里扔石头吧?”姜思猜测着说。

  马腾龙笑着问:“不能扔石头,你不会扔蛤蟆吗?蛤蟆一动,意趣不就来啦?”

  姜思眨了一下眼睛:“肥爸爸,你还真是别出心裁啊!”

  正在这时,众人都围拢过来。

  卡尔和罗拉也来了,卡尔已经钻进了案子底下,跟大饼子见面。

  肥爸爸挥了一下手:“大家静静,听董事长说。”

  罗拉咳嗽一声,清清嗓子:“诸位,刚才,我稍微观察了一下,咱们员工的基本素质还是不错的,但人心不齐。”

  “起初我端来一缸清水,其实它就是一缸清水;可你们为了揣测领导的意图,愣是攒出八种说法。”

  “后来,来了一只鸟,喝了里面的水;有的人开始糟践这缸清水,扔烟头、涮笔、放纸船、撒花瓣……一缸清水是怎么弄脏的呢?”

  “就是人人都不在意,以为一点点损害没关系,殊不知,这就是“破窗效应”,是犯罪心理学上的一个概念。”

  :。:

看过《纽约超级警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