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082章 初战吿捷

第082章 初战吿捷

  晚上卡尔他们带着雷迪嘎嘎回到了重案组,小黑猩猩马里思他们也都回来了。

  绿毛向马里思他们介绍了雷迪嘎嘎。

  “马里思,你们今天逮到多少只鼠?”绿毛好奇地问。

  “哦哦……”

  是白头鹰统计的……

  你问他吧!

  “白头鹰多少只啊?”

  “嘎嘎……”

  大约1500多只。

  你们呢?

  “2200多只。”

  “哦哦……”

  比我们多了700多只呢!

  你们有雷迪嘎嘎当向导吧?”

  “喵呜……”

  今天逮鼠3700多只!

  看来我们一个星期就能把纽约百分之八十的老鼠送到各州的大山里去,

  “头儿,初战告捷啊,刚好雷迪嘎嘎来啦,晚上我们去外公的大酒店吃一顿儿呗?”绿毛建议着。

  卡尔点点头,大家呼啦一下子向花园大酒店涌去。

  在警局的走廊里探长丁丁拦截了绿毛:“你们去哪儿呀?”

  “走,猫头儿请吃饭,抓鼠告捷,又来了一只叫雷迪嘎嘎的猫儿。”

  “抓多少只鼠?”

  “3700多只?”

  “通知警长彼得了吗?”

  绿毛摇摇鸟头。

  丁丁跟在大家的后面来到了花园大酒店,当雷迪嘎嘎吃到外公法兰克煎的多春鱼和奶油烤大虾的时候,她对卡尔说她也想加入动物侦探大队。

  雷迪嘎嘎对卡尔他们讲了自己神奇的身份:她是一只日本的三色猫,在纽约州的两家人之间生活了快三年了,两家人都声称这只猫是自家的宠物。

  这只两家游荡的三色猫咪雷迪嘎嘎就这样每家每次大约生活两个月,在上州的一个艺术家里,他们把它叫作雷迪,在曼哈顿的动物研究员的家里把它唤作嘎嘎。

  它对两家人都隐瞒了在另一家的生活。

  2017年,动物研究员去日本开会,在猫岛上买了一只刚两个月大的三色猫,并为它取名叫嘎嘎。

  这只猫喜欢每天在外面玩耍,而且能从防火梯上回家喝水和吃饭。

  有一次,嘎嘎玩着玩着就在一辆搬家卡车里睡着了,结果被带出了曼哈顿岛。

  一个多月之后,嘎嘎才被动物研究员找到,又带回了曼哈顿生活。

  2018年,艺术家一家又搬到了波基普西下边的一个小镇,雷?外出游荡的次数更多了。

  2018年6月,雷迪消失了。

  艺术家在邻近社区张贴了寻猫启事,但是没有人见过它。

  隔了有两个月,艺术家惊讶的发现,雷迪在失踪两个月之后,不知道从哪里又突然回到了家里?

  艺术家为了防止雷迪的再次消失,他带雷迪去植入了皮下电子芯片,并给它带上了新项圈,但这只猫在家里呆了大约两个月后又消失了。

  两个月之后,纽约上州的波基普西已经是秋天了,雷迪又回来了,一条腿上的毛被剃掉了,很明显接受过宠物医院的治疗。

  艺术家认为有另一家人曾经照顾了雷迪,于是他张贴了更多雷迪的海报。

  一个星期后,动物研究员联系了他,原来嘠嘎在艺术家以雷迪的身份过着“双重生活”。

  艺术家一家曾经搬到伊萨卡小城,但是他们后来搬到波基普西的时候带上了雷迪。

  那时,雷迪已经来来去去的和他们一起生活了好几个月了。

  今年早些时候,他们才搬到了波基普西下面的小镇。

  艺术家说,直到他看到寻猫启事,他才知道自己的猫过着另一种“秘密生活”。

  艺术家说,当时他看到这只猫来来去去的呆在自己家里,就以为这是一只流浪猫,于是就收养了它,并起名为雷迪。

  现在,这只猫最终的归属权还没有最后决定,但是卡尔已经知道了,这个雷迪嘎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最后归宿,就是法兰克和贾西贝,还有局长皮皮虾的家,还有就是警局的重案组。

  “雷迪嘎嘎,你的这些事儿,真可以写一部小说了!”绿毛感慨地说。

  “我看可以做一款游戏,这个故事多好啊!”丁丁说。

  他们还不知道,更好的故事还在后面呢……

  …………

  谁都知道,老鼠太害怕猫了,有时,人也用学生见老师,比喻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

  废弃房子里有一只特别聪明的老鼠,他是300多只老鼠的领头儿的,名字叫哗啦啦。

  因为昨天晚上他跟一只猫逗了一回,如果不跟那只橘猫斗,它也许不会被小甜甜他们催眠。

  猫只要在很远的地方叫上一声,老鼠吓得连脚都抬不起来了。

  哗啦啦在前几天,因为带着几个兄弟偷吃了一家养有一只大橘猫家里的东西,他们已经被这只猫吓得好几天都不敢出废弃披萨店的家门了……

  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只饿得头昏脑胀,两脚发软……尤其像哗啦啦这种足有四公斤胖的豚鼠和吃货。

  哗啦啦躺在床上,眼巴巴的瞅着门外,多么希望有好吃的东西送上门来呀!

  它想着想着,就发现门口出现一只长长的火腿肠,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哗啦啦伸出了长舌头,舔舔嘴唇,皱紧了鼻子,长长的吸了两口诱人的香气,先用胡须碰碰火腿肠,张大嘴巴,一口就咬了下去。

  刚到嘴边的火腿肠,突然就不见了,那只该死的橘猫瞪着两只发光的眼睛,向着豚鼠“喵”地大叫一声,恶狠狠地向豚鼠扑来。

  豚鼠哗啦啦吓的大叫一声,猛地跳起身来,更加警惕地向四处张望。

  “咦,猫到哪里去了?”

  怎么没有了呢?

  原来是豚鼠哗啦啦做了一个梦。

  …………

  不行,我不能这样坐这儿待闭,我要想个办法,将该死的猫打败,要不然,我只有饿死在家里了。

  现在那些老鼠都开始自己顾自己了……

  豚鼠哗啦啦恨恨地想。

  想个什么办法呢?

  豚鼠双手抱住头,想啊想啊……

  到了晚上,豚鼠透过门口向外望去,一只桌子腿在灯光下显得格外长和格外大。

  “哈……我有办法了。”

  豚鼠哗啦啦高兴地蹦了起来。

  豚鼠站起身来,伸伸已经酸困的腰,挺胸跨出了门去。

  凭着灵敏的嗅觉,它很快就知道桌子上有好吃的东西了!

看过《纽约超级警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