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399章 迪加的交待

第399章 迪加的交待

  彼得问了三遍同样的问题,目的是想还原最原始的现场,但迪加每次叙述的细节都有出入。

  在彼得再三追问下,迪加把目光转向沙发,终于坦白:“我是打了她,但我没想打死她……”

  根据警局后续的调查,迪加因怀疑女朋友妮可拉出轨,从事发当天上午开始在卧室就对妮可拉实施家暴。

  期间,迪加用擀面杖等工具使劲击打妮可拉的肩背部等身体好多处。

  尸检结果显示,妮可拉系生前遭受钝器击打导致两根肋骨打折了,伤了肺休克而死亡。

  “我是用家里经常擀面条的棍子打了她几下,可我没想打死她啊!”

  “她太不扛打了,没打几下她就躺在地上了,我以为她是装的呢,或者又犯心脏病了?”

  “我看她躺在床上,有好几分钟也不动了,也不跟我吵架了,我就去拽她,怎么拉她也不动。”

  “我上前一探她的鼻息,她已经没气了,我就把刚才打她的擀面杖藏了起来;又给她换衣服,又给她梳头洗脸,等这一切都收拾好了,我才开始报警。”

  迪加交待完了,看着法医彼得。

  “你哪里是打几下啊,妮可拉有两根肋骨都让你打断了,肋骨的下面是保护着人体的重要脏器―――心脏和肺脏。”

  “由于肋骨有一定的弹性,当胸腔受到外力打击时,肋骨的弹性和支撑作用可以保护里面的重要脏器不受伤害。”

  “但是,如果外力过大,超过了肋骨的承受能力,肋骨就会折断,这就是肋骨骨折。”

  “妮可拉的肋骨折的断端刺入了她的肺脏。”

  “这种情况是急需要送医院手术的,可是你还在继续用擀面杖击打她……”

  “因刺入肺脏的肋骨造成了妮可拉的气胸,肺部损伤严重,导致她呼吸衰竭而窒息死亡。”

  “你到底打了她多久?”

  彼得问他。

  “从中午到下午,大约三至四个小时。”

  迪加说完就低下了头。

  “迪加,再交待一下,你是怎么把华子毒死的吧?”

  皮皮虾把法医检验报告放在了桌子上。

  “皮探长,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法医室了。”彼得问。

  “好吧!谢谢你了!”

  “客气啥,都是一家人,需要再叫我……”

  彼得转身走出了审讯室。

  “迪加说说吧……”

  “早晨,我从家庭旅馆起床来到汤木家……”

  “在汤木家小区的门外面,我看见华子站在他家的小区大门口正给谁打电话……”

  “我就躲了起来……听见他提我的名字,好像正问我的事情……还要让我去自首,显然,他已经知道是我打死的妮可拉了……”

  “我并没有想杀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他要劝我自首……我心里很不舒服……”

  “上楼,正撞见汤木在吃一种蓝色药丸,他看见我特别慌张,把手里拿着的几粒药丸都掉到了地板上。”

  “我帮他捡起来的时候,一数是六粒……药丸是一朵蓝色妖姬玫瑰花,又漂亮又诱人,不吃看着都很喜欢,我就管他要,我要吃,他不让我吃,说是新型毒品,他一把又都抢了回去。”

  “后来,我就把我的想法跟他说了,他想了一会儿,同意了……”

  “他给了我两粒,我说不够,他告诉我,安安就是吃的两粒死的;我说华子是男的,体格又健壮,跟安安比他肯定要翻倍。”

  “他就给了我4粒,我对他说,半个小时后成功了,我就给他打电话,如果40分钟以后不给他打电话,我就是失败了,你想去哪儿就马上出发。”

  “我从汤木家出来,就给华子打了电话,他也正要找我呢,说在家里等我。”

  “我在华子家外面的早餐摊上,买了三份早点,3杯豆浆5根油条,我想那只叫米老鼠的猫也就能吃一根油条吧!”

  “我把其中的一杯豆浆里放上了4粒小药丸,太神奇了,蓝色小药丸接触到豆桨,立刻就溶化成跟豆桨一模一样的物体了。”

  “我之前还在担心呢,药丸不好溶化怎么办?豆桨里有蓝色的痕迹怎么办?这回不用担心了,什么也看不出来,只要记住那杯放了药丸的豆浆就行了!”

  “到了华子家,我有些害怕,拎着豆浆的手有些发抖,必竟我们是相处了20几年的好朋友啊!”

  “但一想到明天,我就释然了……华子一点都没有怀疑什么,接过我递给他的豆浆打开就喝……”

  “我想,他会不会因为放了药丸豆桨有疑味,喝了一口他就不喝了……”

  “看来我的想法都是多余的,他一口气喝了大半杯,还说太好喝了!”

  “这就说明,这种蓝色药丸无论是接触到什么水溶性物质,都是无色无味即可与其溶为一体的高新技术的毒品。”

  “华子又把剩下的半杯也一口气喝完了,他还把米老鼠的那杯豆浆也打开了,他还没喝呢,就倒下了……”

  “米老鼠一看华子倒不来,他上来就开始挠我,我转身跑进厨房就拿了一把菜刀,准备砍死这只猫。”

  “然后,我就看见米老鼠跳上了窗台,几只动物已经把窗户打开了,这时,外面又有人在踹门……”

  “我想,只能从开着的窗户上逃跑了,想不到一只穿衣服的猫,把我的腰快踹断了,我就狠狠地向他身上砍去,他向旁边一躲,我的刀就砍在了窗户台上,把它的猫尾巴砍掉了半截……”

  “我正低头看从窗户台上掉到地上的那半截猫尾巴还在地上蹦哒呢,我以为见鬼了……”

  “后来想,当时砍掉尾巴的神经可能没死,才在地板上蹦起来了。”

  “想不到,那只猫又向我脑袋上踹了一脚,我刚要向门口扑去,门口又踢来一脚,我就被你们抓住了……”

  迪加一口气讲完了事情的经过,他舔了舔干干的嘴唇。

  “能不能给我一杯水喝?”

  丁丁从外边送进来一纸杯水给他。

  “你知道你砍掉尾巴的猫是谁吗?”

  :。:

看过《纽约超级警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