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335章 嫌疑人结婚生子

第335章 嫌疑人结婚生子

  等卡尔放下文件的时候,飞机里已经响起了女播音员甜美的声音。

  还有半个小时飞机就要降落在花城白云国际机场了,播音员让大家做好下飞机的准备。

  马丁也把平板电脑关机递给了贾西贝,让她装拉杆旅行箱里。

  贾西贝上身穿着黑色范思哲小羊皮外套,下身是深蓝色牛仔裤,显得干练利落又大方。

  卡尔的橘色毛配着黑色羊羔皮小马甲,马丁穿着迪奥黑色绣着龙的连衫奢华潮装。

  三个家伙都戴着墨镜现身在花城市国际机场。

  纽约驻花城缉毒署的两个特派警员在机场接贾西贝他们。

  警员甲:“主任说是个女警长,还有两个探员。”

  警员乙:“对,盯住出口,飞机落地快10分钟了,他们马上出来了。”

  警员甲:“他们不取行李吗?”

  警员乙:“不取,都精干着了。”

  他们手上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要接的三个家伙的名字。

  贾西贝他们入关结束,一下扶梯口就看见举着牌子的两个缉毒警员。

  “看见了吗?”

  “接我们的人来了!”

  “叽叽……”

  牌子上还写着我们的名字呢!

  “我们先不上去认识他们……”

  “看看他们能不能想到是我们三个?”

  贾西贝对他们俩说。

  他们俩点点头,就和贾西贝向前面的出口走去。

  两个接机的警员还在陆续出来的人群中寻找一女两男,从纽约来的客人呢!

  等贾西贝带着一猫一猴走到两个警员身后拍他们肩膀的时候,他们才惊讶地看到三个家伙,都杨着一张酷酷的脸,冲着他们嘿嘿地笑。

  两个警员立即向贾西贝敬礼:“贾警长好!”

  “还以为你们来的是三个人呢!”

  警员乙说。

  “真想不到,是你们三个。”

  警员甲又说。

  “他们俩个不比其他警员差。”

  贾西贝自豪地说。

  “知道,他们的事迹都如雷灌耳了。”

  “车在停车场,酒店已经订好了,离那家外语学院只隔两个街口,是离这家外语学院最近的酒店。”

  警员乙对贾西贝说。

  “好,太谢谢你们了!”

  “我们上车再说。”

  在停车场里,他们看见一款敢于撞击围墙的路虎防弹车。

  “我们今天不会乘坐这辆防弹车吧!”

  警员甲点点头,打开车门坐进了贺驶座位上。

  大家先后上了车。

  “叽叽……”

  花城真暖和。

  “纽约还是冰天雪地呢!”

  “贾警长,你能听懂他们俩说的动物语言啊?”

  警员乙惊讶地问。

  “习惯了,我们天天在一起,就能听懂了。“

  “你太厉害了!”

  “这几天,我们一直监视着他呢!”

  “他很正常,上班下班,接送妻子和女儿上班下班。”

  警员乙汇报说。

  “他结婚了吗?”

  贾西贝皱着眉头问。

  “我们调查了,他是五年前结的婚,妻子是花城一家幼儿园的老师,龙国贵州人;他们生了一个混血女儿,也在她妻子的幼儿园里。”

  “他来花城有多长时间了?”

  “六年多了。”

  “其他时间,他在哪里?”

  “他是从韩国入境的。”

  “他可能也在其他国家呆过,就这里适合他,都娶妻生子了,他就再也没有去别的地方。”

  “贾警长,你分析的正确。”

  这时,卡尔的手机进来一条微信,卡尔打开一看,是皮皮虾来的。

  皮皮虾:你们到花城了吗?头儿,怎么没开机呢?

  卡尔:我们已经到了,在去酒店的车上,有人向头儿汇报工作呢!

  皮皮虾:住上酒店让头儿给我打电话,我见到毛毛了。

  卡尔:好!放心……(表情符号)

  …………

  此时,在长岛的三个家伙,小黑猩猩马里思正陪着黄皮子下围棋,绿毛在旁边观战,毛毛正躺在摇椅上看小说,他从图书馆借回来一大书包小说,全是侦探推理的。

  马里思昨天跟黄克去逛跳蚤市场,看见一款圆圆镜片的黄铜镜框的平光眼镜,马里思戴上就不让摘下来了,黄克只好花五元钱给他买了下来。

  “你的围棋下的不错啊!”

  “你是跟谁学的呢?”

  黄克疑惑地问。

  “跟我们的家庭老师学的。”

  “是吗?灰灰,你会下围棋吗?”

  “会一点点,我没学,只会围子。”

  “你们的家庭老师是哪的人啊?”

  “教各种棋的是龙国人,对,我会下军棋。”

  “还有教我们礼仪和自理生活的老师。”

  “有教你们识字的老师吗?”

  “有,没学会多少字。”

  “那你知道这几年世界围棋冠军都是谁吗?”

  ”知道哇!”

  “柯洁是现如今世界围棋第一名,从2014年开始他就是世界围棋的第一人,当然排除人工智能的阿尔法狗。”

  “现今还没有人能够打败人工智能的机器人阿尔法狗,柯洁也不例外,当然标题是世界第一人,阿尔法狗不是人,所以我们的大魔王柯洁是绝对的世界第一人。”

  绿毛广博的知识面,让黄克有点害怕,这两只动物从他们的生活状态的角度去看,他们不可能是难民。

  灰灰(黄克给他起的新名字)不但知识面广确深,而且他还会思考,但是这方面,他还不如马里思。

  “黄爸爸,你赢了马里思了!”

  “你不是说,你赢他就请我们去吃火?吗!”

  黄克低头一看腕上的手表,秒针正指向10点,他的手机也刚好响了。

  “我去接一个电话。”

  “接完,我们就去法拉盛吃豆捞。”

  “太好了,吃豆捞了!”

  绿毛在沙发上转着,高兴地重复着。

  黄克去另一个房间接电话了。

  绿毛又趴在毛毛的胳膊上去看他的书。

  “少说话,多办事!”

  毛毛对绿毛说。

  “我喜欢说话,不喜欢看书。”

  这时,马里思躺在了地板上,把耳朵紧紧地贴在他旁边的墙上。

  这样,他就能听到黄克跟对方说的话了。

  他是从昨天才发现这种办法的,他与黄克下围棋的目的,就是能名正言顺地躺在地板上偷听他的电话。

  这时,马里思听到了如下的内容。

  :。:

看过《纽约超级警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