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200章 旅行的路上

第200章 旅行的路上

  纽约级警猫第2oo章旅行的路上你所说的是现在的科罗拉多州府丹佛市,

  科罗拉多的历史重镇

  布雷肯里奇镇在科罗拉多州的资格很老,它的历史要追溯到西部淘金热时期。

  1859年的夏天,附近的蓝河流域里忽然现了黄金,这个消息令许多心怀财梦的美国人激动不已,据说当时约有8ooo多矿工如潮水一般涌向这里,他们的到来又带动了商业、餐饮业、娱乐业、色情业,甚至洗衣业。

  仍开在镇中心主街1o3号的“金潘沙龙”,至今骄傲于自己“密西西比河以西地区最老的酒吧”的地位,它见证了布雷肯里奇的传奇,在这里喝上一杯,听到的故事绝对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西部。

  比如在过去,谁要是说到“蓝河那边”,他一定有所暗指,不怀好意,因为那些外地不知来头的漂亮妞儿,如逐水而生的草,都聚集在河的另一边,灯火摇曳,是矿工们寂寞淘金生活里唯一的慰藉;再比如,镇上曾有过一个中国人,可能是最早一批留下的华人劳工,他为那些矿工们洗衣谋生,远近有名。

  我在镇上小小的历史博物馆里,看到了很多淘金的工具,连同这个中国人的照片,他身穿传统的对襟褂子,脸上带着来自东方的淡定表情望向镜头,脚下的土地还留着洛基山脉的残雪。我凑近了看他,面目黑削,也许从南方渡海而来,老家可能还有一个如赛珍珠笔下阿兰一般沉默坚毅的女人,等着远在重洋的男人。

  我问kristen,布雷肯里奇镇有这个中国人的后代吗?

  “没有了,”她打听了一下,然后十分肯定地告诉我:“听说那个中国人后来搬去了丹佛,知道为什么吗?他了财,不是因为洗衣铺,而是因为从矿工的衣服上洗下来的金沙,聚少成多。”

  我乐意而且沉迷于听这样的故事,就好像在看一个接一个的西部拓荒片。

  kristen有很多这样的段子,她买下的那幢老屋,与三百多栋19世纪的房子为邻,随便指着其中的一个,她便能说出它的身世:“喏,过去那里住着西尔维娅,布雷肯里奇镇上的传奇女人,她是矿工的孀妇,开着一家女子寄宿公寓,她被称作‘探矿者’,探的当然不仅是金子,而是有钱的求婚者。传说至今她的灵魂都在屋内游走,只有中意的男子才会令她显现。”

  或者:“看,那边是巴尼和朱莉娅的家,多讲究!他俩是出走到布雷肯里奇的黑奴,通过开矿获得了自己的财富,却因非裔美国人无法拥有自己的财产而被自家的律师席卷一空;然而他们没有向命运屈服,四处努力要求修改科罗拉多法律,积极赢得自己的权利,终于胜利回返小镇,并转向高级酒店业

  淘金者建起的美国小镇:茱利安

  --------------------------------------------------------------------------------

  月

  山区小镇茱利安的入口处,但路牌上的“人口1495”已成为过期资讯。

  空中彤云密布,地上积雪过膝,茱利安每年都会出现这样的雪景。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曾在美国西部乡间驾车旅行的人一定见过这样的情景:公路一侧似乎出现一处村落,走近了才知道不过是空无一人的破败民居或库房。旁边的草丛中堆放着锈蚀严重的机械或车辆,油漆斑驳的招牌无言地忆述着曾经有过的繁华。

  这些被遗弃已久的“鬼镇”,多是19世纪中叶加州淘金热所留下的废墟。当时,只要探明一处有开采价值的金矿或银矿,就会有大批业主、工人、眷属蜂拥而至,随之出现的还有商店、食肆、警察局,甚至妓院,使昔日的荒郊突然变得人气旺盛。但一旦这些宝藏被挖光淘尽,小镇往往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无钱可赚的人们远走高飞,天地之间又恢了原有的寥廓与寂静。

  位于圣地牙哥县东北部山区的小镇茱利安,系于1869年由淘金者建立,也经历过类似的兴衰。所不同的是,茱利安在采矿业萎缩后并没有被人遗弃,百余年来一直在缓慢而稳定地展,继续飘散着小城镇那种安祥闲适的魅力,以及淳朴好客的民风。

  今日的茱利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7.9平方哩的地面上生活着1621名居民,平均年龄为43.1岁,全镇人口的87%为白种人。2oo3年每户平均收入达4万4681元,平均房价接近2o万元。镇上各种店铺栉比鳞次,应有尽有;市政厅、博物馆、中小学、消防队、影剧院一样不缺。小镇甚至还拥有一项“加州之最”:窗明几净的“茱利安酒店”是全州“连续经营时间最长的旅馆”。

  不少专家学者认为,茱利安在并非交通要冲的深山屹立百余年,主要得益于风景宜人的自然环境,以及丰富的物产与资源。小镇远离都市的尘嚣,坐落海拔4235呎的高处,空气品质保持良好,景观也是四时各异:春天山花遍野,夏天清凉干爽,秋天果熟酒香,冬天瑞雪纷飞。

  南加州城镇中,能直接观赏雪景的并不多,所以茱利安的隆冬成为旅游旺季。每年从感恩节到来年元旦,这里总是人如潮涌。当地特产的苹果馅饼每周上市一万个,还是供不应求,自酿的葡萄酒与蜂蜜也大受欢迎。年轻恋人则喜欢在“白色圣诞”期间到小镇的教堂登记结婚,坐着古色古香的马车踏雪而行,追寻那种童话般的美妙意境。

  来源:北美《世界日报》文:李大明

  从淘金热潮中崛起的城市

  旧金山,原名耶瓦布埃纳,又名圣弗兰西斯科,华侨称为三藩市,是1847年墨西哥人以西班牙文命名的,当时这里的居民只有8oo多人。它本是西班牙的一个殖民据点,后由墨西哥接管,美墨战争之际为美军所占。1848年一月的sanettova11ey,一名木匠在建造锯木厂时,在推动水车的水流中现了黄金。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引了全世界的淘金热。短短三个月内旧金山人口便激增人。其中许多华人作为苦力贩卖至此挖金矿,修铁路,备尝艰辛。此后大批华工在这里安家落户,他们就称这座城市为旧金山。旧金山的最强间是移民们迸的热情,这是一个令人陶醉的文化;特色鲜明的意大利人,中国人、西班牙人、日本人和南亚人等,不同的聚居区点缀在加州这块土地上。

  19o6年4月18日早上5点12分,旧金山生了8.25级大地震。由于煤气管爆裂,城里各处引了多起大火,火灾使该城迅变为一片火海,在8o公里外还清晰可见刺眼的火光及冲天的浓烟。大火整整烧了3天,旧金山成为了一片废墟。在这次地震中,有3ooo人丧生,25万人无家可归,514条街道、幢建筑焚毁倒塌。但是,旧金山在经历了这样大的灾难后却如浴火凤凰般,以不到六年的时间重新建设了一座更新、更现代化的城市。1915年的世界博览会在旧金山举行,标志着该彻底从废墟中复活了!

  :。:

看过《纽约超级警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