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190章 富家女失踪了

第190章 富家女失踪了

  纽约级警猫第19o章富家女失踪了“守护天使”在纽约诞生他们是英雄还是作秀?

  “守护天使”:饱受争议的“凡人英雄”

  许多人儿时都有个英雄梦,想象自己维护正义、受人崇拜。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个梦离我们越来越远。

  在纽约,活跃着一群“都市游侠”,他们并非警察,却屡屡出没于最危险的地区,在平凡的现实中实现英雄的梦想。这些身穿红色制服的人称自己为“守护天使”。

  ------------------------------------------------------

  “守护天使”在“罪恶之城”诞生

  月16日,在拍摄完成一年后,饱受争议的纪录片《民兵队:柯蒂斯&mi斯利瓦和守护天使的震撼真实故事》在美国纽约举行了映式。

  34岁的导演戴维&mi威克斯勒对英国《每日邮报》讲述了影片背后的故事:

  第一次见到斯利瓦时,威克斯勒5岁,一家人在曼哈顿街头散步,父亲忽然指着一个戴红色贝雷帽的男人对他说:“这些人是级英雄。如果有一天你在纽约遇到危险,他们会来救你。”

  那个男人是打击犯罪的民间组织“守护天使”的创始人。从那时起,“级英雄”这个词就和鲜红的贝雷帽一起深深刻在威克斯勒心里。长大后,他辗转找到斯利瓦,表达了想为他拍摄纪录片的愿望。软磨硬泡、请斯利瓦吃了2o次饭以后,后者终于答应了他的要求。

  站在繁荣而有序的纽约街头,谁能想到,这座国际大都市3o年前是座“罪恶之城”?许多纪录片、电影和文字资料记录了纽约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景象:经济衰退,城市几近破产,几乎陷入无政府状态,暴力犯罪飙升。几大黑帮控制了整座城市,毒贩在光天化日下交易,街头经常爆枪战,谋杀、盗窃、抢劫、强奸是家常便饭。纪录片《最暴力的一年》称,“每个来到纽约的人要学习的第一件事是保护自己,远离犯罪。”

  犯罪最猖獗的地方是地铁。仅在1981年,纽约地铁就生了1.4万起刑事案件,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年代后期,纽约已沦为地狱。”斯利瓦告诉《每日邮报》,“黑帮控制了所有街区。我住在布鲁克林区,到布朗克斯区上班不得不搭乘地铁,那里混乱、肮脏、无法无天,每次坐地铁都如同生死考验。在我小时候,纽约不是这样的。”

  当年,斯利瓦是麦当劳的夜班经理。店内经常遭遇犯罪事件,虽然多次报警,但斯利瓦认为“那只是个笑话”——警察什么都管不了,还会向他索要免费食物。

  以生命对抗犯罪,唯一的报酬是人们的感谢

  忍无可忍的斯利瓦现求救不如自救。1979年,身材高大、会些功夫的他成立了“守护天使”组织,旨在打击犯罪。他呼吁“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不要全指望政府”,受害者必须予以反击,因为好人的忍让等于坏人的胜利。他为组织设计的制服是印有1ogo的t恤衫,搭配军队常用的贝雷帽,帽檐别着一排徽章,颇有些摇滚范儿。

  斯利瓦很快找到了志同道合者。“守护天使”早期成员之一迪亚斯对《纽约时报》说,当年他开了家皮草店,有位顾客因为出手阔绰被人盯上,一出店门就被抢劫了。作为生意人,迪亚斯选择袖手旁观,这种软弱让他成了歹徒的下一个目标。被洗劫一空后,他幡然醒悟,化名“斯万”加入了“守护天使”,决定与犯罪斗争到底。

  “很多人在‘守护天使’中找到了尊严。”作为有色人种感到被社区排斥的他说,“过去人们叫我老迪亚斯,而当我穿上制服、戴上贝雷帽,我就变成了‘守护天使斯万’,人们会友善地拍拍我的肩,向我致敬。”

  起初,“守护天使”的巡逻地点是地铁沿线,后来扩大到中央公园等犯罪严重的地区,并根据犯罪性质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如果对方没有明显的恶意,那就不必用力太猛。如果对方一副非打不可的样子,你就可以大展身手了。”斯利瓦告诉美国“bigthink”网站。

  有人视他们的行动为“民间抓捕”,有非法拘禁、侵犯人权甚至绑架的嫌疑,斯利瓦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每位“守护天使”都会定期接受培训,对法律烂熟于心。3o多年来,这一组织的各分支已在全球14o多座城市实施了上千次行动,但从未被起诉。“我们只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采取行动,这是我们生存的基础”。

  斯利瓦深信,“哪个地方问题严重,我们就能从哪个地方招募到成员——他们比别人更渴望改变自己的街区。”他告诉美国《赫芬顿邮报》,“守护天使”的成员都是志愿者,没有薪资也不配备武器,他们获得的唯一报酬就是人们的感谢。

  对抗犯罪要承受巨大的风险,几乎每名成员都受过伤,甚至有人付出了生命。斯利瓦也多次陷入险境,据《纽约时报》报道,1992年6月的一个清晨,有人偷了一辆出租车,伪装成出租车司机等在他家门口,待斯利瓦上车后突然拔枪向他射击。身中数枪的斯利瓦侥幸逃脱。在被袭击前,他刚拆除固定腕骨的石膏。至于袭击者是谁,至今尚未查明。

  是英雄还是作秀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斯利瓦和同伴们频频在媒体上亮相。他录制采访节目、参加脱口秀,还成立了自己的电台。与此同时,对他的质疑声也节节高涨。一些警察指责是他们搅局者,让情况变得愈复杂,还有人说他们是不要命的疯子,专挑有记者的地方出现,有沽名钓誉之嫌。

  就连“守护天使”的一些成员也开始倒戈相向。1992年,“守护天使”的创建者之一托尼&mi毛向《纽约时报》透露,斯利瓦曾把汽油倒在自己身上,让两名组织成员扮演犯罪分子,伪造“打击犯罪活动”的照片。另一名前成员称,组织的某位主管涉嫌性侵儿童,斯利瓦却有意包庇此人;斯利瓦每次都让其他人冲在前面,自己躲在安全的后方。

  “有一段时间,斯利瓦急于扩大组织规模,什么人都招。”前武术教练普林斯告诉《纽约时报》,“据我所知,其中接受过充分培训的人很少。让这些空有一腔热血却毫无经验的人冲锋陷阵是极其危险的。”他回忆称,缺乏协同作战训练的团队在实战中搞不清状况,无法共同进退,造成了不必要的伤亡。有一次,一名队员只身闯入毒品交易现场,误以为身后会有同伴支援。还有一次,队员们尚未从现场全部撤离,负责接应的车辆就已离开,一人因此受伤。

  斯利瓦的一位前妻斥责他是“世界级的骗子”。据《每日邮报》报道,2o13年5月她提起诉讼,要求斯利瓦为婚内出轨赔偿145万美元。她控诉称,斯利瓦有两个私生子,还在分居期间把共同财产转移到情妇名下。

  普林斯慨叹“‘天使’远离了初衷”,但他表示,同伴们做过实实在在的义举,对城市安全有不可抹杀的贡献。“很多事真实生过,我们受过伤,流过血”。

  从上世纪8o年代中期开始,几任纽约市长实行铁腕治理,到上世纪9o年代中期,治安已全面好转,犯罪率降至上世纪8o年代的1/3以下。“守护天使”逐渐从纽约民众的视线中消失,但他们的理念在其他国家传播开来。斯利瓦告诉英国《每日电讯报》,18个国家的1oo多座城市成立了“守护天使”分支机构,成员达到年2月13日,日本“守护天使”在第2o个生日之际庆祝“2o年来的无私奉献”。

  斯利瓦说,“守护天使”并未退场,只是随着时代变迁转移了关注的重点。过去在地铁里生的多是暴力事件,如今他们打击的主要对象是跟踪、骚扰女性的“地铁痴汉”。他们还新增了动物保护项目,将流浪猫引入居民区捕鼠,并为社区提供安全培训,把食物分给无家可归者。

  在威克斯勒的纪录片中,年过六旬的斯利瓦已不复当年的神采飞扬。他身体福,独自生活,说话时有些漏风,不免让人产生“尚能饭否”的感慨。回顾往事,斯利瓦认为自己最大的遗憾是“结了太多次婚”,为此多次与人对簿公堂。他不认为包括自己在内的“守护天使”是英雄,也非传统意义的民兵,而是“社会的组织者”,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帮助他人,依靠自己的力量改变社会。

  胡文莉来源:中国青年报

  :。:

看过《纽约超级警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