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024章 罪犯是个园艺师

第024章 罪犯是个园艺师

  奥罗拉局长在办公室里,打开手机看了看。

  “都12点多了……”

  “说说你们想先从哪里下手调查?”

  贾西贝打个哈欠,用双手搓搓脸。

  “我先找报案的那个小姑娘谈谈……”

  “然后,检验证物和尸骨,尽快确定受害人。”

  贾西贝先说出了她的调查方向。

  “你呢,查尔斯?”

  奥罗拉警长问他。

  “走访调查犯罪嫌疑人安吉尔的社区……”

  “尽量查找罪犯嫌疑人安吉尔的藏匿地点。”

  “好,就样吧!”

  “明天下午召开案情分析会……”

  “就先按你们说的办。”

  “尽快整理出刚才贾西贝对案发现场复述的记录。”

  奥罗拉对女助理吩咐着。

  女助理:“是!”

  “你们马上回家休息吧!”

  “贾探长,别忘了把卡尔带回家。”

  “忘不了,他在办公室里等我呢!”

  警猫卡尔和贾西贝回到家时,刚好是午夜12点50分。

  法兰克还没有睡觉,正坐在沙发上看午夜场电影等着他们回来。

  他看着卡尔进门,马上起身想抱他一下。

  卡尔闪身窜进了洗手间。

  “爸爸,你怎么还不睡呢?”

  贾西贝问,又扭头看了一眼挂表。

  “都快一点了!”

  “卡尔,怎么了?”

  法兰克不放心地的问。

  “今天在犯罪嫌疑人安吉尔家的地下室里呆了一下午,那里面全是死人身上的零件,又去看了挖的尸体。”

  “卡尔,可能嫌自己太脏了,去洗澡了吧!”

  贾西贝向爸爸解释着。

  “你也快去洗洗睡吧!”

  “卡尔洗完出来,我给他吹干毛!”

  法兰克催女儿去休息。

  卡尔洗完澡,法兰克给他吹干毛,把他抱到卧室,塞进被子里,替他关了灯,轻轻地退了出来。

  警猫卡尔瞪着两只大眼睛,半个小时过去了,他竟然没有一点睡意。

  他一闭上眼睛,面前全是地下室犯罪的残忍场景。

  不行,我要查查这个犯罪分子到底是干什么的和他的关系人?

  卡尔翻身坐起来,轻轻地开了卧室的门,悄悄地来到客厅桌子上的平面电脑旁边。

  他在谷歌网页上输入:园艺、特种兵、安吉尔等词汇。

  网页上立即显示出:安吉尔,男,现年38岁;执有专业园艺师执照,具有10年以上的园艺种植设计维护的丰富经验;他18岁开始加入米国南方某特种兵部队,服役五年后退伍;23岁考入马萨诸塞大学的塔克教授的研究生。

  警猫卡尔又点击安吉尔的个人网页,显示已经删除。

  他又一个挨一个在贴子里寻找,发现:园艺师安吉尔出生在中国,母亲是中国北方人,父亲是美国人(他们在一次空难中双双逝世);他因为出生在中国,承系母亲安吉拉的名字,取名安吉尔。

  2012年的夏天,马萨诸塞大学的教授塔克,在纽约布朗克斯植物园用真实情景再现了莫奈的睡莲。

  安吉尔是这次设计莫奈花园塔克教授的助手之一。

  啊!已经过去六年了!

  警猫卡尔在心里说,他又继续看下去。

  塔克教授说:“这些花园对莫奈无比的重要,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吉维尼参观莫奈花园,所以我们就把它们搬到纽约布朗克斯来了。”

  季节的变换给游人们带来不同的视觉享受,夏天,黄色和橘黄色的水田芥、百合、天竺葵竞相开放;到了秋天,菊花、鼠尾草、向日葵、紫苑和大丽花争奇斗艳。

  他们复制了莫奈住宅正面的一部分。当你走进植物园,就像是穿过莫奈家的大门,进入了他家的前院。

  沿着被花坛簇拥着的小路往里走,就来到了莫奈那著名的日本拱桥,桥下的睡莲正盛开着。

  而人就真的走进莫奈的画中了。

  警猫卡尔看到这里终于有了困意,他关了电脑,悄悄地回到了卧室……

  两人一猫,谁也想不到,地下室逃跑的犯罪嫌疑人安吉尔,此刻,又在皇后区华人新移民最多的地方开始做案。

  深夜在法拉盛的缅街上,仍然有很多行人。

  在兰色的夜空上繁星点点,有一颗亮晶晶的流星划过天际,闪亮着某个路人的眼睛。

  在繁华生意兴隆的商业街上,行人如织,挽着手的情人们,他们在慢慢地逛着街市。

  串好的各种肉串摆在明亮的厨柜里,还在等待着食客,好几家小饭店仍然灯火通明,法拉盛的夜晚是一片祥和安宁的景象。

  在北方大道的一栋废弃的剧场楼房里面的隐僻墙角处,靜静地停着一辆大型白色的皮卡车,车窗全部被遮盖得严严实实的。

  即使有路过的行人,看见皮卡车的存在,也会认为可能是司机累了在此处停下休息或是遇到了尿急什么的。

  一般行人是不会关心它的存在的。

  况且,这里白天被野草覆盖,夜晚寂静无声,偶尔才会有一两个流浪汉在此居住。

  这处三层高的废弃剧场,已经在这里荒废快10年了。

  据说是2009年房主想重建这栋剧场楼房,因经济危机房主破产了,

  政府部门又因各种原因无法收回这块被闲置的剧场和土地,只有看着它们一直荒芜,一直杂草丛生。

  看皮卡车的外部,一点特别的地方都没有,只是一台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白色停靠在那里的车而已。

  但是,在皮卡车里面的灯光确发出青幽幽的光泽,压在手提袋一角的一盘DVD上映出几个字:喵了个咪。

  正在逃跑的地下室华裔罪犯安吉尔,在一个女性手提袋子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安吉尔翻出一台手机,打开,找到关机键按了一下,装进上衣兜里。

  他又找到一个红色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两张信用卡,摇了摇头,又插了回去。

  他又抽出一张米国驾照,上面印着一个名字:丁丽丽,出生:1996年6月16日。

  他笑了,把钱包也装进上衣的口袋里。他把手提袋挪开,看见了:喵了个咪的碟片。

  安吉尔嘀咕了一句:“好玩的名字,喵了个咪!”

  受害人丁丽丽已经被绑住了手脚,嘴上被贴上了㬵带,扔在了车里最后面的角落里。

  丁丽丽那洋娃娃般的脸上泪流满面,但依然美丽动人。

  安吉尔几下爬到丁丽丽跟前,把丁丽丽拽到车中间的灯光下。

  他撕下丁丽丽嘴上的胶带。

  由于胶带粘的太紧,丁丽丽的嘴角立刻流出了鲜血。

  丁丽丽疼得掙扎了几下,抬起头呻呤着。

  “不要掙扎,那样只会让你更加痛苦。”

  “一会儿我让你舒服舒服。”

  安吉尔很温柔地说。

  丁丽丽咽了咽吐液。

  “你想要,想要什么?”

  她痛苦地问。

  安吉尔举起DVD碟片。

  “我问你,你买的这部电影是写猫的吧!”

  “你是谁?”

  丁丽丽又惊恐的问。

  “哈…哈…哈!”

  安吉尔哈哈大笑

  他窃喜,在心里说:“看来我的化妆术很成功啊!”

  “连她都认不出来我是谁了?”

看过《纽约超级警猫》的书友还喜欢